第077章离开巨蟒族部落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闫然带着惋惜拿起了一片叶子。

    大概是离开树太久,叶子没有长在树上时鲜嫩,可依旧翠绿的很。

    凑近闻了闻,一股树叶的自然清香。

    放入口中慢慢咀嚼以为会很难吃,却发现味道意外的很脆有点像黄瓜。

    吃完以后嘴里特别清新。

    很快感觉到小腹升起了一团热气流遍全身。

    “竟然真的有效果,太神奇了……。”闫然自言自语,盯着剩下的叶子有些发愣。早知道树妖全身是宝,她不该一把火烧死它的。

    只少也等她利用完它,再弄死它!

    等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身体没有任何异状,这才吃下最后两片叶子。

    没错,巫师总共就给了她三片叶子,却慎重的跟给了稀世珍宝一般。

    闫然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从特制腰带中拿出一块泛着黑玉光泽类似果核的东西。

    这是她在烧死了树妖之后无意中得到的,这个会不会是……树妖的种子?

    等以后安定下来种在地上试试,说不定能种出一棵小树妖!

    闫然以为是她从豺狼群的口中救下了巫师,巫师才拿出神树的叶子感谢她。

    根本没想过巫师是因为爱慕她,才冒险把神树的叶子拿出来给她治病。

    她以为树妖一到秋季会掉落很多树叶,冷烈捡回来给了巫师。

    其实神树从来不掉叶子。

    三大部落把神树当宝贝似的轮流看管,若是被其他兽人知晓巫师手中有神树的叶子,非得祭祀给神树不可。

    回山洞的路刚走到一半,撞见了归来的天瑶。

    天瑶刚走近一脸兴奋的道:“闫然,我今天发现野狼族兽人的踪迹,领头的就是野狼族族长夜月,我还看到一个皮肤比你还白的雌性,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仇人。”

    闫然看了一下四周无人,这才看着天瑶问道:“现在他们离这个部落还有多远?”

    天瑶想了一下道:“我飞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停下来休息了,睡一夜明天早上再上路,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到达我们这里。”

    说完得意的冲着闫然炫耀:“他们是陆地兽人,在地上跑哪有我们飞羽族在天上飞的快。”

    地面上有荆棘、树木等很多障碍物挡路,天上却一片平坦。

    闫然看着天瑶意味深长的道:“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睡,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个部落了。”养精蓄锐,明天大开杀戒!

    天瑶看着闫然嘴角边的笑容,顿感毛骨悚然。

    闫然看着她再次确认的问道:“翻越过雪山就能到达飞羽族,没有你带路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去。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留下来?”有天瑶带路自然事半功倍。

    没了她,自己也无所畏惧!

    天瑶想起了冷烈,犹豫了一秒钟斩金截铁的道:“阿父还等着我,我必须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冷情跟青丘前脚刚离开,后脚闫然跟天瑶起床收拾东西。

    闫然见天瑶什么都往包裹里塞,神色淡然的提醒道:“你只要带上你最珍贵的东西就行了。”更重的是杀了噬月势必引来野狼族部落兽人的追杀,逃命自然是越轻便越好!

    天瑶看看这个也舍不得,看看那个也舍不得。

    一脸选择性困难的望着闫然。

    闫然微蹙眉头道:“这些东西粗糙得很,到了飞羽族部落我教你弄更好的。”

    “真的?!”天瑶兴奋的跳了起来。“那我什么也不带了!我们现在就走?”

    “等我一下。”闫然对着天瑶说完进了小山洞内。

    等了一会,天瑶见闫然没出来,主动走进了小山洞内看她在干什么。

    当她看见四面墙壁上的画时顿时惊呆了!

    闫然正好画完,丢下了手中的黑炭笔看着天瑶道:“走吧。”

    天瑶却动也不动,眼神吃惊的瞪着闫然,手却指向墙壁上的画。

    闫然不愿耽误时间,干脆指着墙壁上的一幅幅画解释道:“你们兽人没有文字,我只好用这种作画的形式让冷情明白我的用意。”

    西面墙壁上画着如何砍伐树木开垦种田、圈养驯化野兽留着冬季食用。连种田需要施肥、浇水、除草都画出来了。

    北面墙壁上画着如何在部落四周修葺围墙、栽种荆棘抵挡野兽,以及烧制陶器。

    东面墙壁上则画着如何制造长矛、弓箭、弹弓、吹箭等武器。

    天瑶其实根本没听见闫然说了什么,震惊的脑袋一片空白却只明白了一件事:眼前的闫然明明就是天神却死不承认!

    “别再耽误时间了走!”闫然把已经成痴迷状态只知道盯着她的天瑶拽出了部落,而她除了从不离身的特制腰带,只带走了一包裹的本命兽皮跟一个装水的葫芦。

    来到温泉,提着包裹骑到白天鹅的背上飞到天上。

    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巨蟒种族部落,飞往她设置的陷阱附近。

    闫然把包裹丢给天瑶照看,迅速的完成半成品陷阱。

    把早就准备好的尖竹直接插进坑底,再铺上树枝跟野草完美的掩盖,最后撒上了一些野兽最不喜欢的刺鼻野草。

    野兽闻到刺鼻野草的气味就会绕道,不会毁掉精心布置好的陷阱。

    最后还有绊马索跟绳套陷阱。

    天瑶看不懂绊马索跟绳套陷阱,却看懂了插着尖利竹子却伪装的跟草地似的完美陷阱。

    想象着哪个兽人掉下去,必被插成马蜂窝,顿时打了个寒颤。

    有些心软的看着闫然犹豫的问道:“……一定要杀人吗?”她从未杀过人!她有些害怕了……。

    闫然布置完最后一个陷阱,抬头冲着她露出诡谲的笑容,反问道:“你认识冷雪吗?”

    天瑶:“……她是冷烈的妹妹,我自然认识。”

    闫然似笑非笑的又问道:“那你觉得她这个兽人如何?好不好相处?”

    天瑶沉默一下这才道:“她一直反对冷烈跟我在一起……。”跟其他雌性一样,因为她是异族雌性,冷雪一直看她不顺眼。

    暗中欺负她,她却从未向冷烈提过一个字。

    冷雪只所以擅自离开部落就是为了逼迫冷烈跟她分开。

    冷烈不肯妥协,她却真的私自离开了巨蟒族部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