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曲未终,人不散(大结局)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当我经过半宿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和父亲提出了盘下爬宠店的想法,由于听风留下了很多的动物和货架、耗材之类,所以我们主要的支出是房租。然而这些钱对于父亲而言,完全是毛毛雨。

    出人意料的是,父亲满心欢喜,然后一口答应,立刻就给我转账了。

    “早就让你自己做点像样一点的买卖,拖到今天才动弹。还需要什么随时和我说。”父亲顿了顿,甩给我了一根烟。

    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了离烟,那根烟我夹在手上,却并没有点。

    “我和你妈商量过了,过几天去马尔代夫度假。”父亲自顾自点上烟道:“我那摊子事情,找了个职业经理人帮我打理,你实在不想碰,就不碰吧!”

    我点了点头,颇感意外。但是相比较不用打理父亲那摊业务这件事,父母终于愿意放下手头的工作、逐渐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生活才更令我内心欣喜。

    拿钱办事是武刚的强项,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武刚辞掉了石化厂国企的金饭碗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爬宠店的经营当中。

    “爬行动物是被保护的,咱不能做法盲。所以我们以卖灯具和设备为主,这些爬宠,我去申请一个饲育证,就算是店内展示吧!”武刚认真起来的样子,让我一冲动就将整个店铺的经营权都交给了他和碧落。于是我变成了大股东,但是店长却是武刚,碧落也很快变成了老板娘。

    来客都会说,老板很热情、很懂行;老板娘话很少,但是很漂亮、很温柔。

    武刚对于听风留下的这些宠物是有偏好的,尤其对于那只绿鬣蜥关照尤佳,喂得肥肥的。每每看到绿鬣蜥的喉扇打开晒太阳时,武刚就会喃喃自语:“嗯……有点哥当年的英姿……”

    但是像什么平原巨蜥、伞蜥、角蛙蟾蜍之类的就没那么幸运了,武刚压根懒得喂,而且路过还会一脸嫌弃地说:“让你们使坏!饿死你的!”一般这种都需要碧落照顾。虽然碧落依旧难以听懂周遭人说得所有话,但是她进步得很快,日常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办到的。诸如什么“欢迎光临”、“再见”之类已经可以说得字正腔圆,非常标准。

    武刚还是有些经营头脑的,为了扩充商品品类,他在货架的间隙都摆上了恐龙的手办、模型之类,顺带卖起了玩具。这让碧落欣喜若狂,因为通过这些玩具,碧落找到了些许家乡的感觉。

    所以我们三个最后也一起商量了一番,把听风起的那个糟心的名字彻底换掉了,一块标满了各种恐龙头像的“恐星爬宠馆”全新灯箱很快被挂了起来。

    我这个大股东,眼看着自己投资的店铺被易主成了夫妻店,索性不再管理任何事情。在父母刚去马尔代夫的第一天,我便推着我的“大鱼煎饼”车,在爬宠店对面继续卖起了煎饼。

    日子便是这样一天一天过,白天生意不忙时,武刚会拿着一些他正在研究的恐龙读物和我分享。在经历了之前奇幻的历程后,再看这些读物,就会有很多新的认识。

    譬如说这一天,武刚满面惊奇地翻开一页图谱,指着一张翼龙的图片:“大鱼你看,又有新发现诶!”

    在我看完那段描述后,亦是眼前一亮……

    原来,翼龙作为变温动物,本无法在大灭绝中生存。但是,当鸟类出现并繁盛后,翼龙并没有像普遍认为的那样走向灭绝,而是进化为拥有新生活方式的大型飞翔者。之后,少部分翼龙开始进化出羽毛,逐渐过渡为恒温动物。此后的千万年,它们的身型为了适应极端的环境及匮乏的食物需求而越变越小……

    于是,进化成了今天的部分鸟类……

    我和武刚看到此处,不由得同时抬头望了望天空,无奈此时此刻,连一只麻雀都没有飞过。

    “这……”武刚咽了口吐沫:“那就是射飞后来没死?”

    “也许吧!”我笑了笑。也挺好不是吗?也许翼龙王的龙魂之石此时此刻也正躺在地球某处呢?地球上未解之谜那么多,多一个爱笑的家伙留下来的东西,倒也不算多了。

    当晚,我和武刚约了一顿酒。碧落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显得很是青春活力。席间,我们畅所欲言地聊起了恐龙人的那些往事,听得饭店老板觉得招待了三个神经病。

    微醺地回到家中,我没有开灯,而是顺势往床上一躺,汩汩甜水再次呛入咽喉。

    离烟,终究是我难以放下的一个心结。我翻身侧目床头柜上的梦境罐子,微黄的光晕如同一盏暖心的小灯,带我重回那段或许艰辛,留下了爱的回忆……

    嗯?为什么梦境罐子会发出这种光?

    我以为我喝醉了,猛地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瞧,光晕犹在。

    我连忙打开梦境罐子,却见从罐底处缓缓钻出来一个金色的泡泡,这泡泡中有些粉蓝色流转,显得甚是神奇。

    我想起来了——这是海豚初见离烟时,两人在讲经殿斗法,海豚强行灌注在离烟梦境中的那个由于太重最后沉底的泡泡!

    为什么这个泡泡在这种时候忽然钻出来了?

    我无暇多想,赶紧掏出这最后一枚泡泡瞬间捅破,然后倒头就睡。无奈由于兴奋过度,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宿,才缓缓进入梦境。

    当我看清梦境中的一切时,顺然明了。

    原来我并不在离烟的梦境之中,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江岸巨石,而是我的那个练功密室。“万佛夯基”四个大字的铆牌赫然悬于上方。

    我大吼一声:“海豚,你给哥钻出来!”

    “嘿嘿,你可算找到这来了。”一声轻笑后,圣婴法师出现在了我面前。

    “你就不会主动找我吗?”纵然眼前是一个老者,可是在我心底,他依旧是那个戴着眼镜踌躇满志的小小少年。

    “这都是佛缘,鱼龙王不能怨我哦!”海豚又笑了笑:“你那么聪明,当然不会错过这最后一次祈愿的机会了。”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已然乐开了花。海豚一早就告诉过我,这第三次人生的救赎非常重要,让我慎用。现如今看来,所有的一切,我依旧没有逃脱他的“安排”。

    “你说你对得起我吗?”我憋着笑:“我给你一条命,告诉你怎么修行,还给了你法号!”

    海豚摆了摆手:“鱼龙王莫慌,且听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

    天启之石,作为浩瀚宇宙中智慧的化身,终是在那个上古的岁月,选择了地球。

    这一砸,为地球带来了十二颗殿堂级龙魂之石,同时也带来了昌盛一时的恐龙人文明。

    一对海豚兄妹,正在无忧无虑地畅游,就这样被砸得分东离西,一个被直接砸入混沌界,另一个则直接进化出了人身。

    “所以按照道理,我的妹妹是比我还要有慧根的。”海豚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只可惜,妹妹过早感受了人世间的烟火,所以大爱局限成了小爱,这才破了情劫。”

    礼佛之人,心中有爱,却羁绊丛生。我会意,点了点头。

    “但是最后,妹妹在觉醒之后可以殒身救世,完成对自己的救赎。”海豚满是赞许地点了点头:“这亦是一件极大的功德,所以功过相抵,得以飞升。”

    海豚说罢,郑重地对我双手合十:“兹事体大,牵扯到的事情太多,我才隐瞒至今,还请鱼龙王莫要见怪!”

    我连连摆着手道:“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理解万岁!”我拍了拍海豚的肩膀:“你就告诉我,离烟现在在哪?我怎么找到她?我现在要用我这第三次机会复活她,可行?”

    “呃……”海豚顿了顿:“妹妹的元神,我已为鱼龙王封存在了今世。这本就是我报偿您的一部分,所以鱼龙王放心。只是有两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鱼龙王。”

    我疑惑地望向海豚:“什么事情,你说。”

    “其一,我妹妹救赎了十二龙魂之石铸造的新世界,所以出现了十二个周期和当期的错乱。”海豚缓缓解释道:“我妹妹今世,比鱼龙王晚出生了十二年,也就是比你小一轮,可能接受?”

    比我小一轮?我掰开手指算了算,我现在三十,也就是离烟才十八岁?!

    我咽了口吐沫……算了,黄晓明比Angelababy还大一轮呢,老夫少妻也不是啥坏事。我一咬牙:“这个没问题!”

    海豚点了点头:“呃,这其二,就是我只为妹妹保留了元神,重铸了当年的肉身。可是,却不可能保存她的记忆,这点……可能接受?”

    我的心里随之咯噔一下,这即是说——离烟,不记得我了?

    我们相遇,她会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

    海豚见我陷入了沉默,随即低声道:“鱼龙王,我不勉强你的。你可要想好。”

    “可以!”我立刻回答道:“只要让我知道离烟还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她不认识我,我就去主动认识她!我一定可以让她重新接受我的!”

    “哈哈哈哈!”海豚一边笑着,一边轻轻转身,竟是双足离地缓缓腾空,眼看就要离去。

    “喂!我在哪找到离烟啊?你别走啊!”我跳着高喊。

    “重逢,既是初遇;初遇之处,就是重逢之时……”海豚的身形越来越模糊,最终渐渐消失。

    我一脸懵地站定了一会儿,随即有些抓狂地高喊:“什么鬼啊?话说明白啊!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啊喂!”

    空荡荡的练功密室内,已然不见第二个人的身影。我的身子随之往下重重一坠,下一秒我睁开双眼,窗外已经艳阳高照。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我无心出摊,在和武刚简单交代了几句清理煎饼车的事情后,我便独自一人顺着城市的街道遛弯,同时思考着海豚留下的话。

    初遇之处就是重逢之时?我和离烟是在江边初遇的,莫不是让我去江边?

    我缓缓地向着江边踱去,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正午过后,当我行抵怒奔沙滩后失望地发现,此时眼前除了稀稀拉拉几个小商小贩外,连游客都没几个……

    真的很讨厌这种谜语一样的话好吗?顺着江岸走到快到正午,我越想越憋闷,见到腿边有一颗小石块,我跟上就是一脚,小石块顺势被我踢出老远。

    “当——”一声脆响,小石块似是击中了什么硬物。我寻声望去,石块居然滚到了一个玻璃瓶上,不偏不倚将瓶子口给砸开了。

    瓶口处,露出了些许粉红色的信纸。

    瓶中信?!我的脑回路飞速旋转,随即几个大步冲到了瓶子旁边,将它捡了起来。

    这年头,还有人玩这种东西?

    我火速打开信纸,看到了上面几行娟秀的字体:

    明天就是5月29日!又要考级了,好紧张啊!

    但是练了这么多年琴,希望可以顺利通过吧!

    这个瓶子会飘到哪呢?保佑保佑!

    我凝望着眼前不断涌向自己的江水,不由得“嘿嘿”傻笑一下。也不知道这傻丫头怎么想的,这个天气,这个浪,瓶子自然会被推回岸边了!

    我的心底随之猛地一沉,立刻看了一眼手机,5月29日不就是今天吗?我立刻拨通了武刚的电话。

    “胖子,安庆这边什么乐器考级,都在哪考啊?”

    武刚顿了顿,似是被我忽然这一问给问蒙了:“都……都在青年宫啊!我小时候还考过小提琴呢,那边上午一般……”

    我直接挂了电话,飞奔到马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青年宫,越快越好!”

    ……

    出租车飞奔至青年宫时已经是下午两点,我火速窜下车,险些忘记给钱。当我看到挂着一张扑克脸的接待人员时已然气喘吁吁。

    “你是学生家长吗?”扑克脸问道。

    纵然被这样问委实让我有些尴尬,但是我喘着粗气连忙问道:“不……不是,考琴的学生,在哪?”

    扑克脸不耐烦地撇了撇嘴:“西洋琴类已经考完了。”

    “啊?”我有些崩溃:“什么时候考完的?”

    “上午就考完了,学生早就散了。”扑克脸顿了顿:“不过东方古典琴类正在考。”

    扑克脸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应该在考扬琴吧!”

    扬琴!

    游园惊梦,曲终人散,这一幕我决不允许再度上演!

    我激动得一把抓住扑克脸的衣领:“扬琴,就是扬琴!在哪考?啊?”

    扑克脸一秒钟变得面色惨白,他伸出颤巍巍地一只手指了指过道的尽头:“最……最里面的那间教室!”

    我扔下扑克脸,向着考扬琴的那间教室凝望了片刻。

    手机在这时响起,是武刚:“大鱼,今晚你来不来恐星吃饭啊?另外你说考琴是啥意思,你要学乐器啊?”

    “胖子,你喊上碧落,一起来青年宫,现在、立刻、马上!我有重大消息,要告诉你们……”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挂了电话开始向着那间教室狂奔。这条走廊并不是很长,但是我却觉得,我跑了太久……

    等候考级的学生很多,但是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女孩——除了发型变成了齐肩短发,其他的容颜,丝毫未变!

    人群中的她,似乎发现了我紧盯她的眼神,怯生生地望了我一眼。

    我们这样对视的片刻间,她紧张的神情逐渐消散。半晌,她双颊微红地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回以甜甜的一笑。

    大汩大汩的甘露开始疯狂地灌入了我的喉咙,我肆意地吞咽着它们。

    然后我也微微一笑,对那个女孩挥了挥手……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