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万年时差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鱼,这点你还请放心!”美颌龙王童火在听罢我的顾虑后满目诚恳地对我拱了拱手,然后他环视一下不远处的迅猛龙四兄弟,四个哥们也是对我点了点头:“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看守好这个穿越之门,不会让任何恐龙人过去的——这是不仅是为了你们的世界,也更是为了我们自己。”

    我点了点头,远见霸王龙王囚石手上拿了一个盒子,笑吟吟地走了过来,递给了我。

    “囚大哥,这是……”

    囚石笑了笑:“唤雨曾经和我说过,你们未来的人讲究什么送礼、土特产,这是我们最新催生出来的一株完整的麦穗……”

    “啊?”我晃了晃脑袋:“这个带到未来世界,可是会引起巨大轰动的!”

    囚石眯缝着眼睛:“那你赚咯?哈哈哈……”

    “这份厚礼委实珍贵,我一定好好珍藏!”我谨慎地接过礼盒后,武刚和碧落携手而至,看来是做好了返回的准备。

    “大鱼……”听风背着手走到了我身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啊!”

    “哪儿的话!”我拍了拍听风的胳膊:“你在这边的责任可不小啊!日子呢,也得好好过。”

    “是啊!”听风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心儿现在每日依旧静修,我只留了一个侍女陪伴她。其他时候,我都会和溟泠一起,建设新恐星——我现在终是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就说嘛!”在听完听风所言后,我由衷地感到欣慰:“你本来就不是糊涂人。”

    “那个老爷子,阿祖给送到了你们那儿的安庆石化医院。”听风心思缜密,此时此刻他竟然还记着叶教授这事:“有一点,就是我让阿祖给他的药里加了些东西……”

    “啊?”我有些吃惊:“老先生可受不起禽龙岭那一套啊!”

    “不是不是……”听风摆了摆手:“你还记得他当时要去干嘛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那些药会让他忘记最近一周发生的事情。所以种子化石的事情……”

    “哦,这样。”我点了点头:“还是你办事靠谱啊!”

    “另外……”听风顿了顿,最后说道:“离烟姑娘的事情,我真的非常遗憾。但是……也还请你继续往前看,嗯?”

    我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再多言。随即,我喊来了武刚和碧落,三个人站到了穿越之门前。

    此时的穿越之门内部的光晕气流虽然态势稳定,但是一白一蓝两道光源却依旧若隐若现,总让人觉得似乎不是很牢靠。我皱了皱眉头缓缓望向武刚,他却是咧嘴一笑,一手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则和碧落十指紧扣。

    碧落稍显担忧地望了望门内,毕竟之前她有过“撞门”的惨痛经历,她心有余悸地问道:“武大哥,我不会……”

    “嗨!”武刚笑了笑:“傻丫头别乱说话!各位,我们走啦!”

    众人拱手相送间,我胡乱地向身后挥了挥手,这一次挥别也许不会再见,但是这一段经历,却值得我铭记一生。

    我顿了顿,缓缓望向武刚那张满是自信的脸:“胖子,你为啥这么开心啊?我瞅着这门还是有点不靠谱啊!”

    “哈哈!咱走咯!”武刚猛地一发力,带着我和碧落径自直接冲入了穿越之门内……跨入门槛的最后一刻,我听到武刚放声高喊:“因为老子在这个世界,逢赌必赢!”

    “嗡——”一声闷响后,我们三个人在穿越之门无止境的黑中狂奔,三人的脚步声交相错落,却都是那样的坚定与迫切。我们骈弃了那道白光,径自奔向代表未来的蓝光后也不再犹豫,纵身跃入那道蓝光……

    下一秒,但听三声“咣当——”的落地声,我们已然脚踏实地。

    “大……大鱼,你睁眼没?”武刚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我缓缓睁开双眼,封情葬爱爬行馆店内熟悉的一幕幕尽收眼底,转而望向武刚,确实双目紧闭;旁边的碧落,则面露惊恐地望着周遭的一切。

    这对于碧落而言,人生最大的一次挑战才刚刚开始吧?虽然结果一定是幸福的……

    “你闭个眼睛干啥?”我怒道。

    武刚缓缓睁开双眼,当他确认环境确实是回到了当代地球之后,终于是长舒一口气:“哎呀妈呀,这辈子的赌运用完了,吓死宝宝了!”

    武刚话语未落,一个翻身扶起身边的碧落:“小落落,你没事吧?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未来的地球,也就是我和大鱼的时代!”

    碧落瞪大了双眼,满目疑惑地望着我和武刚。

    “小落落,怎么了?你有什么不舒服吗?”武刚关切地询问。我亦是走到碧落身边低声道:“别怕弟妹,未来我们保护你,帮你适应。”

    半晌,碧落似是确定了什么,她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指了指我们,又指了指自己,随即张开嘴巴说:“我听不懂你们说的话,你们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哈?”武刚愣了一下,有些懵圈。而我在一瞬间就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碧落,失语了。

    之前,我和武刚初次穿越到6500万年前的恐龙文明时,恐龙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原始语言。由于有龙魂之石的助力,所以我们可以听得懂那个世界的人说的话。后来,在经过数年的共同生活与战斗后,我们亦是不知不觉适应了那种语言,以至于当我将龙魂之石逼出体外后,依旧没有发生什么语言障碍上的异常。

    而听风和唤雨,亦是由于有龙魂之石这样的“感知型翻译神器”,所以他们在6500万年后的现代文明,也可以做到沟通无阻。

    可是眼下,我和武刚重回现代,我们的语言也同步进化到了当下。纵然我们可以听懂碧落的语言,可是碧落却全然听不明白现代的语言。

    一切,都是情理之中。碧落对于当代社会而言,和一个咿呀学语的孩童没有区别。

    当我将这些逻辑解释给武刚听时,武刚一直扶着额头默不作声。而身边的碧落虽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但是她冰雪聪明,很快就领悟到了我们话题的核心内容。她轻轻笑了笑,并未显得非常紧张,然后满是柔情地望向武刚:“武大哥,有你在我身边,我不怕。你可以教我说你们的话,我会学得很快。”

    武刚缓缓抬起头,凝视了碧落片刻,然后一跺脚:“成!我就先教你第一句吧!”

    碧落眨了眨眼睛望向武刚,半晌,她缓缓地说道:“成!偶就先叫泥第一就吧!”

    武刚的眼中泛泪,但是他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慢慢地说:“我——爱——你——”

    碧落愣了一下,跟着念道:“偶——爱——内——”,她见武刚情绪激动,随即有些娇羞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武刚笑了笑,指了指心口,又指了指碧落。

    碧落眼圈泛红地轻锤了武刚一下:“我一猜就是类似的话!你教我一点有用的好不好……”

    我缓缓退至他们身后,默默地从后门走出了爬行馆。此时此刻我的存在当真有些多余,我抬眼望了望天,然后回到爬行馆内的柜台前,从抽屉里取了一把碎钱。

    有些事情,还是让我来收尾吧。我打了一辆车,直奔附近的石化医院。

    当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叶教授时,发现他得到了非常周到的护理,心感宽慰。

    “护士小姐。”我喊住了一位护士:“请问叶教授的病情怎么样?”

    护士满目惊奇的望着我:“你这是……”随即,她伸手指了指我。

    我尴尬地发现,我的后背上居然还背着那把柳文宝剑。

    “啊,我业余喜欢cosplay, 嗯嗯……”我尬笑道。

    “这个剑这么难看,能cos什么呀!”那护士捂嘴笑道,我低头望了一眼护士的胸牌,写着“卢淑芬”三个字。

    “请问卢护士,叶教授病情稳定吗?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我追问道。

    护士叹了口气:“老爷子岁数大了,之前醒过一次,总说自己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办。估计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吧?”她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他整体没有什么大碍了,一把岁数了还抽烟,有点肺气肿,这个事情你们家属可不能小觑啊。”

    卢护士说完这些就走了,与此同时叶教授发了几句梦话,随即又咳嗽了起来。我见四下无人,抽出宝剑柳文,低声说道:“柳文,去!”

    宝剑柳文顿了片刻,果然“嗖——”的一声出鞘,然后插在了叶教授身边。汩汩绿光飞向叶教授,老人家很快便不再咳嗽,且睡得安详……

    这柳文,应该可以算是一件传家宝了吧!我暗笑了一下。

    夜幕降临,回到家中。父母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回来了!”我满心欢喜地蹿到父母身边,却见二老眼皮都没抬一下。

    “又跑出去疯玩一天吧?”母亲依旧留恋着电视剧情节,但是却缓缓起身:“吃了吗?给你煮点面条啊?”

    “我自己煮就好!”我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看电视吧,好好休息一下,诶?”

    猛然间,我发现父亲手上搓着一对很大的核桃。

    “爸,你咋玩起文玩核桃了?”我有些吃惊。

    “这个……”父亲顿了顿,望向手中的那对核桃:“说来也有意思,我今天白天回了一趟老家舒城,顺便清理了一下老宅子。结果在香椿树下发现了这对核桃,你们说,这是个什么事情?哈哈……”

    “您回那儿做什么啊?”我疑惑地问道:“难不成有事?”

    父亲缓缓地望向我,半晌,他轻笑了一下:“没事……就是看看。”

    这便是父爱,什么事情都不愿意说得那么透彻。虽然知道我回了老家,还是生怕我应验了“算命先生”的话,自己跑去祖宅。所以父亲思前想后还是亲自回了一趟祖宅,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我若不问,他便不说。

    我满心感动地望着那对核桃,忽然灵机一动——那日我的龙魂之石就是在那棵香椿树下发现的。现如今这对核桃,不会是唤雨当时也想给我分裂出一对山寨的阴阳冰火丸吧!

    我向父亲要来了那一对核桃,发现其中一枚果然是泛着蓝青色,另一枚则微微发红。

    “怎么?看你对这对核桃还挺感兴趣?”父亲笑了笑:“我也没什么时间搓它们,送给你吧!”

    ……

    洗了个热水澡,感觉自己的身上可以搓下来二斤泥。回到自己的房中,我刚一插上手机的充电器,就收到了武刚的微信。

    “大鱼,我想把听风那个店盘下来,你看呢?”

    我顿了顿,回复道:“你有钱吗?”

    武刚很快就回复:“嘿嘿,这不有你吗?”

    我皱了皱眉头,莫不是又要我开口管父母要?我顿了顿:“碧落呢?”

    “我给安排在我家门口一个酒店了,过阵子还要给她办各种证件。”武刚过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微信过来:“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啊,囚石不是送了你一个麦穗么?你快看看是不是变成化石了?那个值老钱了!”

    “我跟你说胖子,别打那根麦穗的主意,OK?”我没好气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不再回复。

    我将柳文宝剑挂在了墙上,随后打开随身包袱,掏出了囚石给我的礼盒。

    囚石赠送的那枚麦穗,此时此刻果然已经如同化石一般,表面凝结了一层厚厚的灰质,但是麦穗的姿态依旧栩栩如生,甚是精美。

    我将礼盒合上,藏在了抽屉的最低层。这是压箱底的玩意,而且我永远不会让它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姑且不说碧落,现代生活,就连我自己都需要慢慢的适应。这是一段需要调整的6500万年的时差。

    最后,我将离烟的梦境罐子掏了出来,摆放在了床头柜上。凝望着这个罐子,过往的点点滴滴浮于心头,我又感觉到阵阵甜水呛入咽喉……

    离烟,你的意思是每当想起你的时候,我都会觉得甜,是吗?只是你的这份礼物,对于我来说,太过沉重!

    希望以后的日子,我不会因为喝糖水太多而胖死吧?我苦笑了一下,关闭了床头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