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新闻人物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呼——呼——”江边忽然又传来了阵阵轰鸣声,那声音越来越大,我忙从沙滩上爬了起来,没完了这是!可放眼望去,只见众人都把嘴巴张得老大,并仰头望向天空——只见巨大的漩涡竟然好似龙卷风一般忽然从江面上弹起,在空中摇摆一番之后,用它较细的那一头如同神龙摆尾一般又重重地向地面砸了下来!

    这一砸不偏不倚,却是直冲堤坝。“轰!”一声爆鸣之后,堤坝直接被击溃,那些原本站在大坝上观看比赛的人还没来得及眨眼睛,便被这一类似炸弹一般的威力轰得向四处飞去……随着阵阵血雾散去,数以万吨的江水开始从溃坝之处源源不断地涌向市区——安庆这座古城竟然如同遭遇水漫金山一般,顷刻间沦为一片废墟!

    “救人!救人!”我强打起精神想要站起,却听得“咣当!”一声。伴随着我重重地跌倒在地,我听到了铁架、铁盆倒地的杂响以及玻璃碎裂的声音……

    “哎妈呀我的亲哥啊!”一个熟悉的声音自我耳边响起,再睁眼时却看到武刚的大脸凑了过来。

    又是噩梦?还好只是个噩梦!

    “哥,你没事吧?”武刚又是一句问候,将我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他的身上,一股无名之火陡然涌上心头。

    “你是不是不弄死我就不开心啊?啊!”我正欲发飙,忽然发现身边又多了个人,原来是母亲也一直陪伴在身边。母亲看上去很是疲惫,似乎好多天都没有合眼了,她一边关切地望着我,一边和武刚一起将我慢慢搀扶了起来。我这才看清自己处于一个病房的单间之中,混乱间打翻的吊针架和玻璃瓶弄得满地狼藉。

    我定了定心神,问了一句古代大侠都会问的一个非常套路的话——

    “我睡了多久了?”

    母亲却起身一把将我抱住:“我的傻孩儿,你可算醒了,你这一觉睡了1天1夜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都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原来奔浪节那天的事故之后,我便直接被救护车送到了安庆市立医院。医生诊断我只是体力虚脱,并无大碍。在这1天1夜间,母亲对我是寸步不离,武刚也是忙前忙后。我的父亲据说也是第一时间赶到,但是在确认我无大碍后,便心事重重地走了。

    “我说我的哥啊,我以为你想把这衣服带进棺材呢!”武刚说道,顺便把我那T恤抖开,里面掉出一个食品袋来,打开一看,却是一个煎饼果子。“中午买的,味道不如你的,所以我就咬了一口,你嫌弃就别吃,嫌凉了也别吃啊。”

    “拉倒吧!”我一口咬住那煎饼,别说,味道还真的不如我的,正当我准备吐槽这煎饼时,却见母亲已经趴在床头睡着了——她或许是太累了。

    “那……咱出去聊吧,你带烟没?”我把最后一口煎饼吞下,向武刚伸出食指和中指,示意可以上一根餐后烟了。武刚从怀中摸出玉溪道:“今天没中南海,你对付着来吧!”

    闲言少叙,已是次日出院之时。不料想医院门口竟是夹道欢迎,满满全是手捧鲜花的人,依稀还能望见几个电视台手持话筒的记者。要不是武刚那宽大的身躯为我开道,一路高呼着“谢绝采访,无可奉告!”我还真有些不知所措。放眼望去,很多民众举着横幅或者锦旗,定睛一瞅标语都是诸如什么“英雄”、“小龙王”之类……

    什么?小龙王?我对“小龙王”不太理解,转而望向母亲,母亲却笑着对我说:“孩儿,我也是听说你救了很多人却没有亲眼见到,你什么时候游泳那么厉害了?不过这种事儿啊,千万不要逞能,以后要量力而行,知道了吗?”

    良久,我们终于挤上了事先安排好的一辆商务车,屁股刚一座定,我一把拉住武刚到我身前:“胖子,你给我从实招来,奔浪节那天我究竟怎么了,我做了什么?”

    “装!你就装!”武刚坏笑道“你就是想让我帮你重温你的英雄事迹对不对?”

    “靠,你看我这样子是像在装吗?”我正色对武刚说“我真的有点失忆了,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武刚见我似乎是玩真的,便也正经了一下,但是没过几秒,他却又像评书先生一般猛一提高了嗓门——

    “话说江湖义士大鱼桑!哎呀我去,那天你可老猛了!”武刚咽了口吐沫,“那天的你吧,最开始,还是像个正经在救人的人,注意啊,我说的是‘人’啊!可是后来你忽然鬼上身了一般,注意啊,我说的是‘鬼’!你忽然以一种超乎常人的速度在水中来回穿梭,嗖——嗖——的,哎呀就是开挂了啊,你就在那电光火石间的危急时刻,先后救出20多……呃,是23个落水的人!”

    “啊?有那么邪乎吗?23个?”我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

    “可不吗?我瞅得真真儿的!还有更邪乎的呐!”武刚忽然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而且后来还有眼花的人,说你身下有类似大鳍或者尾翼之类的巨大影象,嗯……得有个十米八米的吧!所以不就有人说你是什么龙王上身之类了嘛!”

    “这……”武刚如此提醒后,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当日救人时的奇遇,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当时救人时脚下踩的那玩意,我可真真儿地记在了心里。可这种事情,我该如何跟他们描述呢?

    “噗,你看你,还装深沉,真拿自己当神了啊!超神咯! Legendary!哎呦!”武刚笑得前仰后合,忽然一兴奋,由于他个子高块头大,后脑勺重重地撞在了车顶,疼得直叫唤。

    活该了吧,报应了吧!不过想到这些,我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虽然我也解释不了自己当日在关键时刻为何能够有如此大放异彩的壮举,但是毕竟也算是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做了一件光耀门楣的事情。不知不觉,车已经开入家中的车库,武刚捂着脑袋说他就不进屋了,我也没留他,先行道别。

    步入家中,似乎与当天匆忙离去时没有什么变化,通往二楼的楼梯口是我不小心踢倒的废纸篓,家里请的钟点工这几天刚好回老家。我刚要上前去去扶起那纸篓,抬眼间却望见了站在楼梯口的父亲。

    父亲同时也望见了我,神情闪过一丝关切,但很快又被一种忧愁取代。他淡淡地道了一句:“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我缓缓扶起纸篓,之后没有做声。

    “婉儿,你去,准备晚餐吧。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父亲突然对母亲发话:“再帮我烫点黄酒吧,给这小子准备一点白酒也行,我们爷俩喝点儿!”

    母亲望了望父亲,又望了望我,含笑离开正厅去了厨房。

    “雨儿。”父亲转而又对我说:“你上来一下,来我的书房,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聊聊。”之后只听得“噔噔……”的上楼声,父亲便先上楼入了书房。

    虽然不知道父亲想要跟我聊什么,但是弄得如此正式,我也无暇多想,三步并作两步地跟了上去。

    步入父亲的书房的那一刻,我才顿时感叹自己似乎太久没有进过这间屋子了,确切地说,应该是搬进这个别墅之后便几乎没怎么进来过。父亲虽然打渔起家,但是一直有读书的习惯,小时候我还总打扰他看书,他也不恼;现如今家大了,眼前的一切反而令我有些陌生。

    “还傻站着干啥?坐!”父亲随手指了指书桌一边的沙发,说罢自己坐到了书桌前,书桌还是曾经的那个旧书桌,某种程度上说可能父亲也是个恋旧的人吧。

    我与父亲都落座后,父亲点了根烟,之后把烟和打火机也都扔了过来,我顺势便也点上了一根,又坐了片刻,便感觉气氛有几分压抑。父亲背对着我,默不作声。我轻咳了一声,不懂老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约莫半支烟的功夫之后,父亲终于开口了:“雨儿,你刚出院不久,按说爹不该跟你提这些,但是今天爹就跟你开门见山一回——你,到底对我跟你妈隐瞒了多少事情?”

    啊?啥玩意?我分分钟真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父亲这一问实在是太突然了,我只能凭直觉去感觉应该是与奔浪节救人的事情有关。“爹,我不明白,您能说详细一点吗?”

    “呃……”父亲猛咗了几口烟,烟屁差点烧着手了,他忙把烟头碾灭,然后叹了口气,对我喃喃说道:“哎……那日……那个旋涡,其实与29年前卷你而去的那旋涡煞是相像!不,几乎是一模一样!”父亲说出这些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的声音是颤抖的,似乎是被拉入了某一段不愿去忆起的可怕的往事中。

    父亲见我良久不语,便又补充道:“而且你那天游泳的样子……群众怎么议论我不清楚,但是我站在主席台,那么高的位置,我看得真真切切!你知道你的身形都已经……已经……”

    我愣了愣,不明白父亲到底想问什么,“怎么了父亲?我的身形?”我一瞬间有些觉得自己不太理解“身形”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了。

    “我都看在眼里了!当时只有我站在最高处!”父亲转而用一种温和却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继续说“雨儿,爹就你这一个儿子,而我一直认为你与别的孩子不同……倘若你真有什么异能,为何不告诉我呢?这……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爸!我没有!我真搞不清楚当时的状况,一切都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我向父亲解释道:“如果您非说我有什么异能,只能说或许有江豚之类的东西拉着我一直在水中来回游,可以救出那么多人,那真的不是我一己之力可以办到的啊!”

    “你!”父亲指着我,我也一脸诚恳地望着他。

    儿子与父亲信任的桥梁其实非常容易搭建,那是血浓于水的两个男人至亲间的一种默契。父亲发现我好像真的没有隐瞒欺骗什么,便又一声长叹:“罢了!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便是不要知道的好!”说完心事重重地转而走出了书房……

    我愣在原地,忽然对我那日的“英雄壮举”,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饭后,我向窗外望去,见此刻太阳刚刚落下山,天边还有最后的一抹红,便决定一个人出门散散心。我顺着街边一路溜达过去,顺手点了根烟,却没怎么抽,任由缭缭青烟从指间拂过。

    从一连串的噩梦,到诡异的圣婴法师,再到奔浪节的异象……虽然我并不是一个推理能力很强的人,但是依稀却觉得这些事情冥冥之中一定有着什么关联。碎片一样的记忆如同拼图在我的脑海中散落一地,我却全然没有半点头绪。

    恍恍惚惚间,我竟然走到了怒奔海滩。此时的怒奔海滩,已经完全一扫那日狂风大浪肆虐后的狼藉,显得分外整洁安宁——这就是我创造奇迹的地方吗?真是不可思议。

    我低下头,却见路灯照射下,一个拉长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我身后,我下意识向一边躲闪,然后猛一回头“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