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小霞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嘟——”叶教授说到此处忽然按了一下桌上的一部老式电话,然后对着那头说道:“小霞,你也听完了吧?过来一起讨论讨论?”

    “好的教授!”一个婉若莺啼的女子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

    纳尼?我和武刚同时长大嘴巴,惊得下巴都快掉了。方才一直以为是三个人的沟通,竟然一直有第四个人在电话的另一头旁听!

    叶教授见到我和武刚都摆出了这个表情,似乎也并没有吃惊,他笑着摇了摇手道:“小霞是我的一个学生,她对古生物有非常高的理解,而且无父无母,所以就在这儿陪伴我这个糟老头子啦!”

    “哦哦!”当听到楼道传来“当当当”的高跟鞋声音时,我和武刚相视一笑。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眼神交流便这样展开了——

    (我:哎?高跟鞋诶!年轻女人?

    武:那对呗,你说能是美女吗?

    我:够呛吧?做学问的,能好到哪儿去?

    武:那也未必,要心怀美好理想啊!你说,会不会是这老灯的……那啥啊……

    我:不能吧……别搞这么乱好不好,与咱无关,不说了,来了来了!)

    高跟鞋的脚步声在门口停止,然后一声推门之后,一个身材姣好、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孩从门后探出了大半个身子,她的头发很长,高高束起的辫子竟然都垂到了腰部以下。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女子有些眼熟,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现在这化妆技术,美女撞脸太正常了!

    “那我加入了?”她冲着我们吐了一下舌头,显得俏皮可爱。

    “加入加入!随便加入!”没等叶教授开口,武刚竟是先迎了上去:“小霞美女你好!鄙人武刚,今年暂时29岁,未婚!”

    这损色,丢人丢到家了!我一把拉回武刚,却见那小霞咯咯一笑,回身将门掩上,然后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

    “这样就可以讨论得更热闹咯?”叶教授笑着对大家说道。

    “是啊,那必须很热闹了!”我望着眼前的武刚,顿时愁云密布——这厮此时早已像智商被抽空一般,一脸痴傻地凝望着自己心中新上位的女神。这人,八成是废了吧……

    “我们不妨大胆地设想,有一种潜意识,支配了小……你叫什么来着?”叶教授忽然望向我,我慌忙接到:“我叫萧雨,您可以叫我小鱼。”

    “唔,这个称呼好记。”叶教授继续说道:“这种潜意识不仅支配了小鱼的能力,同时还被具象成了一条鱼的形状,这种形态,小鱼是有所感知的,对吧?”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叶教授继续说:“我是研究古生物的,你要让我举例的话,我姑且举例看上去很像一只扁鳍鱼龙,怎么样?那是一种在中生代的白垩纪忽然消失的物种。”

    扁鳍鱼龙?我似乎听到了一个新名词,但脑子里并不是非常具象。这时,一边的小霞笑着补充道:“鱼龙,是一种类似鱼和海豚的大型海栖爬行动物。”她一边说着,一边像个助教一样,随手打开手边的一本图册翻着,并继续说道:“它们生活在中生代的大多数时期,最早出现于约2.5亿年前,约9000万年前忽然消失,比其他恐龙灭绝早约2500万年。在侏罗纪它们分布尤其广泛,是绝对的海中霸主!”小霞伸手递给我一张插图:“它们的大概形态,应该就是这样……”

    我接过图片,一直闷在一边的武刚也赶紧凑过来伸着脖子去看——那是一条体态象鳄鱼,但是没有鳞片,通体显得有点肥胖的巨型爬行动物。头长得有点像海豚,嘴巴长而尖,上下颌长着锥状的牙齿,整个头骨看上去像一个三角形。椎体如碟状,两边微凹,一条脊椎骨好像一串碟子被串在一条绳索上,尾椎狭长而扁平。实话讲,其实它们的样子多少有些奇葩,与我想象中类似海豚的样子还是有些区别的。

    “在白垩纪它们作为最高的水生食肉动物逐渐被蛇颈龙取代。”叶教授继续说道:“鱼龙系和我们了解的绝大多数恐龙相比,有一个不同之处,就是他们整体比其他的恐龙要早灭绝2500万年,起码从发现的化石上来看是这样的!它消失得速度非常快,以至于看上去是在那次生物大灭绝事件之前忽然蒸发了一样。”

    “我觉得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迸出一个词在脑海,又有点不吐不快:“也许并没有灭绝,而是……进化了?”

    “厉害!”小霞在一边赞许道。

    “美女,你也同意我的观点?”我转身笑着对小霞说道:“我也就是随便一猜,没有任何依据的啦!”

    “嗯?”小霞一脸匪夷所思地神情望着我:“我没说话呀。”

    我微微一愣,然后望了望武刚,又望了望叶教授,他们也是一脸不知所云地看着我。

    “我……也没听到小霞说话,难道是我耳朵不中用了?”叶教授答道。

    “大鱼,你这算不算强撩?”武刚眯缝着眼坏笑道:“咱哥俩这可是公平竞争,没你这么玩儿的啊!”

    可是……我分明听到小霞刚才说话了呀!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小霞,见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赶忙把眼睛偏到了一边。

    “可能是我昨晚没休息好,加上开了一上午的车,幻听了吧!”我解释道。我见场面一度有些尴尬,便问叶教授:“那个……您抽烟吗?”

    “当然抽啊!我那盒昨晚没了,还没来得及买,你……”说罢,叶教授已经用食指和中指比划着一个夹烟的动作,我忙递上我的中南海。武刚大大咧咧从一边挤过来说:“抽我的,玉溪,比他的好!”

    叶教授却是笑着接过了我的中南海说道:“这个中南海啊,过去可只有北京有卖呀!”说罢我们一人一根烟点着,吞云吐雾间气氛缓和了很多。武刚把烟盒冲着小霞摇了摇,小霞微笑着摇了摇手。

    叶教授深深地抽了一口烟,说来他这岁数,抽烟还这么销魂也真是不多见,一口口烟圈吐得还挺溜,他眯着眼睛望向我,缓缓地说道:“进化是必然的,从水生到陆生几乎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小鱼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某一种可能,他们进化成了更高一等的生物,从而藏匿了自己的行踪?或者是有外星人把他们带走了?”我说道:“毕竟按照您刚才介绍的,没有过渡地凭空消失了,那多少还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的。”

    “哈哈,你还真是爱想啊!”叶教授似乎并没有太介意我的胡言乱语,他对我说:“爱想是好事,但是毕竟做科学的话,推论和假设可以有,却也是要建立在科学依据上的。我并不100%否定你刚才的假设,但是毕竟现阶段,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你说的那种可能是从来没有被证实的,所以我也就不在这儿跟你们讨论这个问题了。”

    我明白如果我揪着这个无聊的点不放,或许叶教授会不太痛快吧,便识趣地点了点头,

    叶教授显然对于之前我说的谬论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的,他盯着我的眼睛说道:“流体力学性能比较差的动物,比如沧龙和蛇颈龙在第一轮灭绝事件后都幸存了,而且非常繁茂。可能扁鳍鱼龙成为其专业化的牺牲品,它们无法与速度非常高的真骨附类鱼类相竞争。而沧龙的静候突击的策略对付真骨类鱼类则比较有效。”

    “这个我能听懂!”武刚在一边说道:“就是您说的那个扁鳍鱼龙,虽然进化了,但是进化得不够成功,对不对?”

    叶教授笑着点了点头说:“如果非要给鱼龙的突然消失下一个定义,那么就是它进化得太强了,强到出现了不可逆的功能。有很多种不一样的猜想,但是我想不管怎么样,他最终还是迷失在了自然的怪圈中,而被历史优先淘汰了。”

    “武刚哥哥,孺子可教嘛!”小霞在一边笑着鼓掌道。

    “嘿嘿,那必须的!”武刚整理了一下衣领朗声说道:“我曾经对古生物学也满是热爱,小霞妹子,我们能否交换一下微信,以后茶余饭后还可以切磋一二?”

    “那个……”小霞面色犯难地说道:“我不用微信的……”

    “啥?”武刚一脸吃惊,说来也是,这年头不用微信的年轻人委实少之又少。但是这事在我看来,其实就是武刚强撩失败罢了。我笑着摇了摇头。

    我站起了身,深深地向叶教授鞠了一躬:“感谢您的教诲,真心受益匪浅!”武刚见我这般,也赶忙跟着鞠了个躬。

    “行啦行啦!”叶教授摆了摆手笑道:“我其实不吃这一套的!快别鞠躬了,我还没死呐!”叶教授说罢看了看窗外:“呀,不知不觉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这一天都没怎么吃饭,我给你们弄点吃的吧!”

    “不不不,您千万别!”我和武刚同时站了起来:“您太客气了,我们受不起啊!本身今天就是来麻烦您,您还……”

    “好啦,叶教授盛情挽留,你们就不要推三阻四啦!”小霞站在一边笑着说道:“不过我们这边食材有限,我就随手给大家煮点挂面呗!”

    且说这正宗的挂面过水就熟,当小霞分分钟就把挂面端上来时,我连连惊叹现在这种挂面真是不多见了,加之舒城老街的一碗冻骨,简直是极品!我吃了两大碗,武刚吃了三大碗,当我们一个个撑得由于肚子太大不得不站起来时,便起身一人点了根饭后烟,一个饱嗝,夫复何求?

    抽完了香烟,我主动收走了碗筷端进水池,武刚原本是被我拖着一起刷碗的,可叶教授此时忽然想问问武刚爷爷的近况,这死胖子抹布一扔就一脸坏笑地弃我而去,我只好无奈地一个人刷着碗。

    “大鱼哥,辛苦你了,还是我来吧!”小霞不知何时进入厨房,站在我身后道。

    “没事儿,我小时候常刷碗的,我父母当时给我定的是洗一次5毛钱,所以……”我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顺便抬头望了眼小霞,却是望向小霞的同一秒,一股冷汗瞬间惊得从背后刷地流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