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饿死鬼跑酷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月朗星稀,乌鹊南飞。不知不觉已经夜幕降临,恐星的夜与地球的夜并没有太多不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看东西比刚从混沌界冲出来时要清晰很多,我静静地坐在庭院内的一张石椅上仰望天空,从傍晚回到这庭院之后,我便再没有出去过。其实很多时候,休息不一定是睡得昏天暗地,也不一定是一段娱乐的消遣,有时候只要可以一个人安静地呆坐着便好,除了忽然肚子发出了“咕噜”一声叫声,似是在提醒我,这么多天我已经一粒米未进了。

    对啊,玄爹不是说招待好吗?怎么天都黑了也没见给送口饭来吃呢?要说饿这种感觉,便是不想时不觉得,但是一来之后便立刻让人心神不宁。我越想着饿,越是坐立不安,终于决定起身出去找点吃的。

    刚一推开门,我多少有点傻眼,这听风府内的房子太多了,究竟哪儿才有吃的呢?我凭借着白天一路过来时的记忆,一路摸索回了花田附近。记得当时白天我走的是右边那条路,听风去的是左边,于是我便决定也去左边瞧瞧,就算找不到吃的,能寻到个人,或者能遇到听风也行,只要别让我遇到白天那个小姑奶奶就行——或者遇上也行,给哥个机会解释解释,也许有门儿呢?拿定主意之后,我向前又继续走了一段距离,绕过又一个巨石屏风之后,我便不由得喜上眉梢——原本这庭院内我并不是很熟悉,可是眼下庭院内一排排整齐的房子间有的亮起了灯。有灯应该就是有人吧?我寻着光亮走去,踱至一个掌灯的窗前后,屋内竟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的说话的声音。

    只听得那是一个年轻且带着哭腔的声音,她忿忿不平地说道:“嫂子,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吧?我哥说没有办法,他一定就是不想尽力,对不对?”

    哎妈呀,要说凡事都经不住念叨,这声音我还真熟悉,不正是白天那个橙衣女子的声音吗?不过好奇心作祟,我还真就没禁起诱惑,缓缓蹲下身子,开始偷听屋内的对话。

    “哎!”一声叹息之后,另一个似乎稍显成熟,但是年纪也不大的女人说道:“念心,你的苦我自然明白,但是冤枉你哥就不对了,你还不了解他嘛?”

    “可是婚期将近,我……我……”那橙衣女子听到此处又忽然啜泣了起来:“那个呆子曾经是那么的威武霸气,怎么这次出去一趟就真的变成呆子了呢?嫂子你是没亲眼见到,他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对不对,等会儿!要是当时我可以按一个“暂停”键,我真想屋内那两名女子的对话可以先停一下,让我反应片刻。其实在听到“婚期”这个词的时候,我的心忽然“咯噔”一下——我虽然没什么恋爱经验,但是毕竟不是傻子。难道我和那橙衣女子……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要说我的内心多少有那么三分窃喜;但是这种窃喜很快被七分的恐惧所填充——我怎么可能在什么恐星上结婚!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吧?我越想越着急,忽然感觉胃中一阵痉挛,方才那种饥饿感觉顿时又袭遍全身,我只觉得体内一股气流暗涌,然后顺着食道逐渐往上顶,滑至嘴边时竟然不经意地打了一个饿嗝。

    “嗝——”这声饿嗝声音并不大,但是还是真切地透过窗户传入了房间。我暗道不好,与此同时,房屋内那个稍显成熟的女人随即说了声:“谁?!”

    “别寻思了,跑吧!”我脑后忽然传来轻轻一声,同时只觉得有人提着我的衣领便往后跑,我险些没站稳,但是还是回头一瞄,竟然是听风!他继续压低声音然后对我急速说道:“跟着我跑,别运龙魂,跟住了我跑就行!”说罢便一溜烟地往身边一团灌木中跃去……

    我不敢怠慢,也赶忙跟着一头扎入了那团灌木,耳后同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然后一阵龙魂之气从我的身后缓缓运起——糟糕,一定又是那橙衣女子要追来了。要说做了亏心事儿还真的就像是偷了东西似的心虚,我偷听别人谈话固然不对,可是听风是啥时候出现的呢?我也来不及想太多,紧跟着听风猫着腰,在这宫殿一般的听风府中蹦来跳去,时而爬上假山跃上房顶,时而跃下花坛滚入草丛。我人生的第一场跑酷就这样在另一个星球上演着……我本就没有吃饭,力气显然有些跟不上。但是好在那橙衣女子并没有久追,伴随着我们偷偷闪入一扇小门之后,那股橙色的龙魂之气便消失不见了。

    “呼——”听风长舒一口气,似乎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而我则不管此处是哪儿,就地一躺开始大口地喘着粗气。

    “不行了……我要不行了……”我望着听风一愣一愣地说道:“你这待客之道……要人命啊!饿死我了!”

    “饿?”听风不解地看着我问道:“你连怎么吸食龙魂之气的事情都忘了吗?”

    听风见我完全不在状态,便无奈地冲我挥了挥手:“走吧,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走大门!”

    我费力地爬了起来,方才发现原来那扇小门竟是听风府的一扇后门,此刻我们已然出现在了一条大街上。幸亏听风对他自己的府邸也是轻车熟路,我们才可以在各种抄近道和躲避后没有被橙色女子抓住,避免了一场尴尬。

    要么说男人啊……早晚死在面子上。我拖着快要虚脱的身子,又紧跟着听风绕着听风府走了大半圈,终于回到了府邸的正门。大门依旧是开着的,听风默默地在前面走着,显然也是有些疲累,而我则紧跟着他又绕了几圈,最后进了一间别致的小院,院内有石桌石椅。我没等听风掌灯便一屁股坐在了一张石椅上;听风见我这般,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往墙上一划,那墙壁竟然如同电灯一般亮起了微红的光晕。这光晕并不算强烈,却足以照亮整个庭院。

    “有了龙魂的力量,你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听风缓缓说道:“你运起你的龙魂之气,让那股气流停留在你的腹中,然后你静心的去体会它……”

    我按照听风说的照做,运起了龙魂之气,先让它沉入我的丹田,我的周身便感受到了一些温暖,由于此刻我实在是太饿了,不知不觉间竟然觉得有一只烧鹅在腹中翻滚,配合的还有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我闭上眼睛去闻那股气味,便感受到有源源不断的气力开始逐渐充盈我的全身;我感受至此后又缓缓睁开的眼睛,却见腹部竟然源源不断地冒出阵阵淡蓝色的光焰,这些光焰径自飞入我的鼻子,又经由食道回到了我的腹中。如此反复间,我好像真的在吃一道美味的烧鹅,腹中也出现了莫名的饱涨感。我收回龙魂之气的同时,又打了个嗝,这次竟然是个饱嗝,还带着淡淡的烧鹅香。

    “这也太神奇了吧!”我对听风惊异地喊道:“这……以后还吃啥饭啊,有这招一辈子饿不死啊!”

    听风在一边嘴角挂着微笑,眼神却如同看弱智一般看着我。然后说道:“你这一把岁数了,到头来还要我来教你吃饭是吗?”

    “不过恐星上的人,都是这么吃饭的吗?”我追问道。

    “怎么可能啊……”听风摇了摇头说:“如果都可以这样就能吃饱饭,哪里还会有背叛与纷争!只有拥有殿堂级龙魂的恐星人才可以办到,这是极少数的。”

    似乎每次提及这种事情,听风情绪就多少有些低落。我不清楚他嘴里所谓的背叛与纷争具体是说什么,但是眼下我已经吃饱,所以鸟悄溺着也罢,索性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

    “说来倒是你,偷听那些女人聊什么啊?”听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用一种略微鄙视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过去可真不是这样的性格啊,要不是我刚好路过发现了你,屋里那俩,还真够你受的!”

    “对啊,那俩美女分别是谁啊?”我问道:“为什么有一个还说什么……什么婚期,你别告诉我……”

    “告诉你也无妨啊,那俩女的一个是内人,另一个刚才追你的,是我妹妹,暴龙公主念心,也是你的未婚妻!”听风说得不以为然,我却听得如雷贯耳!果然是让我猜对了,这个世界真是让我三观尽毁,谁能想到在这遥远的恐星,我看不到地球,却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在记忆中的未婚妻;谁能想到眼前这个我不太信任又一路被忽悠至今的男人,竟然是我未过门的舅子!

    谁能想到,我的未婚妻,是什么暴龙公主。这称呼还真是够生性的啊……

    “那什么,你也别这幅苦逼的表情了!”听风见我表情确实不太好看,知道我内心多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我妹配你也算是门当户对的……再说,现在你不想接受这些,我也不强迫你,毕竟你把什么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也确实需要一些时间。只是短期内,你也避着点儿她吧,刚才逃跑的时候没让你用龙魂之气,就是怕被她感受到之后知道是你在偷听,从而使她伤心难过,懂了吗?”

    听风说罢正色对我说道:“你们这段婚姻是恐王钦点的,我妹妹也是个性格刚烈之人,你若短期内不能接受她,也不要撩她,就算是帮我了,可以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