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夺命道场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溟泠,那你的魂器和灵兽是什么啊?”我好奇地问道,因为回忆起来,似乎我只见过听风的大盾牌和那只巨型始祖鸟。

    “噗——”溟泠听罢又笑了起来,吓了我一跳,我是真怕这姐姐又笑得止不住。好在这会儿似乎她还是相对冷静的,她对我笑着说道:“我哪里是什么殿堂级的战士,殿堂级战士全世界只有12位呢,不过你自然是其中之一啦!”

    “那你见过我的魂器和灵兽吗?”我心想只要有个大概的目标,以后找寻起来也不费劲。可惜那溟泠竟然摇了摇头,无奈地告诉我:“说实话,你之前可是相当勇猛了,基本都不需要亮出自己的魂器和龙魂,就可以轻松取得胜利。”

    哦?说实话虽然这句回答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但是听她这么一说,我多少还是有些窃喜的。可是没有魂器我的修炼是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呢?溟泠见我的神色有些犯难,便告诉我说:“你也不用太着急,灵兽是有灵性的,你在找它,它也在找你;至于魂器暂时遗失的话,你不妨先练一练运气与基础招式,魂器一定是适合你招式的一种武器,所以只要你的招式到位,再等寻回魂器,实力一定大增的!”

    正当我还想问问我的招式都有些什么法门,或者那橙衣的念心与我有没有什么故事的时候,只听溟泠一声:“我们到了!”便又轻轻一挥手,这马车似乎开始降落,我感受到了明显的失重,连忙又运起龙魂之气用以护体……不消几秒钟的时间,马车已经停稳,溟泠一个瞬移之后已然不在了车里,我也赶忙跟着跳下了车。

    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就这样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与其说是河,不如说是江,它宽阔、绵延而满是气势。

    “就这?”我见那江中不断翻滚的浪花与不时刮来的大风,不清楚下一步该去哪儿,是不是应该有个什么房子,或者至少有个蒲团什么的。却是那溟泠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嗯,跳下去吧!”

    “啥?”我有些诧异,不夸张地说那气势磅礴的浪花砸在岸边溅起的水雾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钱塘江大潮。这让我跳下去洗澡不等于自杀么?溟泠又咯咯一笑,然后对我说:“你别告诉我,鱼还会怕水?”

    是啊……我不是……不是鱼龙么?要说在崩坏的世界中,世界观也会跟着崩坏。此时的我倒是也逐渐接受了自己是条鱼龙的设定——算了,我不信这溟泠还能害我,她让我跳,我便跳吧!打下了主意后,我将随身包袱往地上一丢,从岸边一处高崖上奋力地跃入水中,在跃起的一瞬间,我运起了龙魂之气,把自己想象成一条鱼龙——说来也奇怪,我虽然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身子变成了鱼龙,但是却明显感觉那奔流的江水似乎就是我应该去的地方,只听得“扑通”一声,我便一头扎入了江水中,一阵暖流忽然遍布我的全身,仿佛置身于温泉水里一样——这江水是热的?我下意识地想,然后将头浮出水面想和岸上的溟泠打个招呼,却见此时,那匹马车已经在阵阵青烟中腾空而起,溟泠冲我挥了挥手,那马车便是三两下地在天空中飞踏几步,转眼没了踪影……

    我去,这两口子都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么?竟然连分别都弄得如此草率。我把头重新埋入水中——果然,就像在混沌界中一样,我在水中是可以呼吸的。我暗自叹了口气,心说我现在到底还是不是人啊……但是很快,我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目前的一切能力都是那龙魂给我的,大不了回地球之前,我把龙魂摘了还给那恐王便是!

    我需要加紧速度修炼!这是属于我的道场!

    可是……然后呢?我除了泡水里还能做些什么?这溟泠走得急忙急促的,也没告诉我该如何修炼,我该做些什么呢?算了,还是先回岸边吧!我想了想,又运起龙魂之力从水中奋力一跃,这一跃竟然如同轻功一般使得我整个人从水中腾空飞了起来!在跃起的这一瞬间,我感觉整个时间似乎都慢了下来,我找准了落脚的位置又踏着风往前滑翔了一段距离,然后精准地落在了岸边。

    太神奇了!我又运起龙魂开始跳起来。我想起小时候看的各种武打片和连环画,想起了太空漫步的宇航员——原来运起龙魂之力之后的跳跃竟是如此轻盈,想当初在三角城内对战三儿的时候,或许是对龙魂的控制并不熟练,也或许是因为太紧张,所以并没有感受到太多。这种轻盈的感觉让人非常沉醉,似乎我一运气,就可以让身体飞快地往前蹿很远,也可以一下跳得很高;而气一收,我的动作就可以收住,完全是一种非常自如的拿捏。溟泠说得果然没错,可以随时、随地、随心地使用龙魂之力才能拥有更高等的竞技状态。我在这种兴奋的心情作用下,时而飞奔时而跳跃,像个傻子似的在岸边玩到了日落西山。

    也许,这也算一种修炼?我终于是蹦跶累了,躺在了江边的砂石上,此处的沙很细,就像是海滩边的感觉,仰望星空的我回忆起之前经历的种种,又开始进入了神游的状态。我缓缓从随身包袱中摸出那包无比精贵的中南海,点了一支咗了一口。

    爽!原来爽是如此简单!在地球上如此轻易可以办到的事情,眼下却变得这般奢侈。这朗朗星空中,哪一颗是地球呢?

    看着看着,我忽然觉得莫名的刺眼——不至于啊,星空怎会发出如此的光亮?我不由得缓缓坐起身,发现这些刺眼的光亮竟然是从江面上发出的,这是……

    却道是看清了一切之后,我才不知不觉地感觉到了冷——并非是被惊的,而是当下的气温确实是下降的非常厉害。而江面上闪着亮光的不是别的,正是江上漂浮着一块又一块的冰反射出的星光的样子!

    这江水,竟然结冰了!

    “啊!”我手一松,才发现香烟竟然不知不觉都已经烧到了烟屁,灼到了手指。这江水白天不是温热的吗?怎么此刻还能结冰呢?恐星的气候竟是如此的反复无常?为了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看花,我特意跃至紧邻江水的一处凹地,然后伸手摸了一下江水,一股刺骨的寒流从指间开始瞬间传遍我的全身!

    见鬼了!我运起龙魂,淡蓝色的龙魂之气很快包裹住我的周身,我发现自己的龙魂之气抵御这寒流似乎并不费劲,便鼓足勇气缓缓地往江中走去,当江水齐腰深之后,我便一个猛子又扎入到了江水中。

    其实我挺怕死的,但是此刻却是有一种神秘的诱惑驱使着我越游越深,我明白,这诱惑便是对力量的渴望!

    终于游至江水下约莫百余米深时,我觉得自己的龙魂之气似乎有些驾驭不住这江水了,或者说,这江水其实是越来越冷。一口吃个胖子不是我的风格,我脚尖轻轻一用力,决意还是先回到岸上再从长计议。

    可是当我的脑袋即将浮出水面时,却是“砰!”的一声闷响重重地磕在了早已结冰的冰面上。我顿时慌了阵脚,用力地从下面捶打着冰面,可是冰面不止丝毫未动,连条裂纹都没有——相反的,它似乎越积越厚,继而逐渐蒙上了一层白霜。我又迅速往别的地方游去,祈祷是否可能在某个地方找到尚未被冻住的冰面,可是no作no die,果然脑袋顶上的冰面似乎如同天花板一般结了厚厚一层,完全没有任何缝隙可寻。我仿佛又回到了混沌界一般,可以透过冰面依旧看到漫天繁星,只是此时它们的闪耀便的分外刺眼,似乎是一种讥笑,又像是一种鄙夷。

    我真是傻透了!当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寒冷,我满脑子的后悔都快满溢出来了。更糟糕的事情是当我明显感受到龙魂之气已经无法为我御寒时,我的身体开始逐渐僵硬,似乎这水下的温度还在急剧地降低,按照这个节奏下去,不消半个钟头,我就一定会被冻成一块东北大板!

    不行,我不能这样窝囊的死掉!我暗自告诉自己,先活动起来,不要停,一停下来就完蛋了!我开始在水中乱蹬,手臂跟着乱舞。但是很快,我发现这样做似乎并不能阻止身边正在发生的一切,我周围被冻住的江水开始挤压我的身体,大块的冰锥扎在我身上,让我骨头开始“咔咔”作响。危急关头我只能运起龙魂之力,然后聚起这种力量于掌心,顺势照着周围的冰锥用力一拍,只听得“buling”一声脆响,身边的一块冰锥随即被我拍碎。

    有门儿!我就用龙魂之力去拍它们吧!我轻呼一口气,然后将所有的龙魂之气都运了出来。于是冰锥虽然在低温下开始越聚越多,而我拍冰锥的手速也是越来越快。如此这般虽然有些累,但是我始终保持着可以有一多半身位的活动空间,这足以让我拍碎身边的冰锥让它们不至于扎伤自己。

    我就这样一直拍着这些冰锥——无止尽的冰锥,也不知道拍了有多久。慢慢地,我的额头开始往下渗出汗珠,原来龙魂之力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原来我也会累……终于,我的手速还是慢了下来,数块冰锥从身后扎来,我来不及拍碎,只能选择躲避,却是这些冰锥绕过了我的身体,竟是结合在了一起,将我的左手牢牢地冻住了!我忙用右手去拍,可是刚才疏忽的那一下,导致右手也慌了阵脚,也被一侧的冰锥给困住!

    这……难道我就这样把自己玩儿死了?抬眼猛见头顶上也伸下来一根冰锥,照着我的颈脖便刺来,此时什么龙魂之力已然没了作用,我用求生本能歪了一下脑袋,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却将我最后可以活动的关节——我的脖子给牢牢地固定死。与此同时,另一种让人崩溃到绝望的危机又紧随而来——正下方一根冰锥亦是冲着我的咽喉,直直地扎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