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出关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要完!七寸、五寸、三寸!那种被死亡逐渐逼近的恐惧仿佛让我坠入了无止尽的深渊,一瞬间竟然真的有种想要尿裤子的感觉。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感觉到冰锥的尖角已经顶住了喉结,而此时的我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时,忽然,那冰锥陡然停止了攻势,就这样在刚刚顶住我的喉咙时,定住不动了……

    什么鬼?莫非是高人相助?此时我的造型实在是非常诡异,四肢四仰八叉地被固定住,而脖子却由于为了躲避冰锥而高高地扬起。我默默地咽了口吐沫,口水顺着喉咙直下,喉结鼓了一下,竟然觉得冰锥没有那么尖锐了;紧接着,我发现我的手指变得可以活动,竟然是冰开始融化了!我抓住机会赶紧重新运起龙魂,蓝色气焰又重新回归我的全身,我连忙从冰中抽出手脚,对周围逼迫而来的冰开始奋力反击。

    眼下的每一击,周围的冰都会整块整块地碎裂开来,我又抬头望了一眼脑袋上的冰面,之前凝结在上面的白雾也开始逐渐散去,我见机不可失,用尽全身龙魂之力,聚气与双掌向脑袋上方的冰面奋力一击,只听得“咔咔”两声脆响,冰面上裂开了两道缝隙,我如法炮制地又猛击数拳,冰面终于是被蓝芒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我顺着窟窿轻轻一跃便跃上了水面,然后脚尖往冰面上一点,一个借力便又回到了岸边。此时方才抬眼看了一眼天边,黑夜不知不觉间悄然过去,天,逐渐亮了起来。

    我如同散了架一般地就地一躺——这一宿过得,老命差点扔这儿。我气喘吁吁地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这好端端的江水为何会忽然结冰,最后为何又忽然化冻了呢?也许是太累了的原因,我就这样躺着躺着,竟然睡了过去……

    一段深度睡眠后,我是被热醒的。

    没错,汗流浃背的热!这是要感冒了吗?当我坐起身子脱去了上衣时,发现此时雾蒙蒙的天空已是大亮,料想应该是恐星的正午吧,可眼下这光也不能算耀眼,为何温度如此之高?半晌,我才又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这片江水之上——只见此时的江水,竟然咕嘟嘟地冒起了气泡,空气中弥漫着水汽,一时间居然让人有种步入了澡堂子的感觉。

    对啊,这水白天不是温泉吗?我想罢一个鲤鱼打挺跃起身,然后轻轻一跳落到了江岸边,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让人口干舌燥。我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想要触碰那江面,却迅速被水汽烫得缩回了手指头。

    靠,烫猪毛啊!我骂娘的心都有了——这就是我的道场吗?冰火两重天是这么玩儿的吗?我当年是哪儿来的勇气敢于直面如此惨淡的人生?但是稍事冷静一下之后转念又一想,忽然想明白这江水的端倪出来:

    昨天我和溟泠是下午到的这儿,当时江水的温度像温泉一般,可是到了夜间水温就会急剧下降不断结冰,直到完全冻住;于是我拍打了一夜的冰,终于在天亮之后,冰开始融化,水温又开始逐渐上升,至正午时分便可达到沸点!

    白天是热得冒泡,夜里就会凝结成冰——这江水还当真是稀奇,难怪一条鱼虾都没有,莫非这也是修炼的一部分吗?我退回到离江水稍远的岸边坐了下来。就算这是修炼的一部分,当下我可真的没胆量就这样跳下去,我没有信心面对这个温度,有龙魂也不行。

    我这一坐又是两个时辰,当感觉到水面上沸腾的气泡似乎逐渐消失不见时,我运起了龙魂,决意下水看个究竟……慢慢地,我挪到了岸边,伸手试了试水温,活像一个准备搓澡的大汉——嗯,可以,虽然有点烫,但是有龙魂的抵御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就这样往江中一点点移动,当身子完全被水没住之后,终于鼓起了勇气,一个猛子往水底扎去。

    这水下的温度却是比水上要高出很多,我能感受到皮肤表面因为烫而有了轻微的疼痛。但是我非常清楚,此刻需要做的只能是坚持。我又往深处游了一会,忽然觉得脑后一热,“嗖”一下,一道迷之红光贴着我的脑门飞了过去。

    我被这忽如其来的一下惊出一身冷汗,定睛往四周一看,发现周围竟然有很多类似的红色的物体在飞速地做着不规则的运动。那画面感非常像是有人用枪从水上对着水下射击,而子弹则在水中留下了红色的弹道一般。“嗖——”又一个红点照着我的面门直接射来,我运起龙魂之力奋力一拍,就如同乒乓球拍猛然拉了个弧圈球一般,那红点也便在我这一拍之下灰飞烟灭了。

    “嗖——嗖——”此时这种活跃的物体在江水中已经显得相对稀疏,随着我又轻松地拍掉了两颗这样的红点之后,我大概明白了此番修炼的一个重要课题。那便是——天亮时分,我要坚持在这种红点非常密集之时,也可以将他们一一拦下,是为守;天黑之后,我就要在不断结冰的水中不断拍碎冰锥,是为攻。

    想清楚这个道理之后,我忽然觉得修炼有了目标,觉得精神舒坦很多,随即一个飞身直接跃回到岸边,看了看似乎又要逐渐转黑的天空,又看了看逐渐趋于正常的江水。我告诉自己,不管你是萧雨也好,唤雨也罢,自己的路既然已经看清,剩下的就是从容地走了!

    我运起龙魂,决定在修炼之前再来一顿饱饭。

    这次我眼前出现的,是一块如假包换的大鱼煎饼,夹双份猪头肉的那种!

    ……

    花开花落,是花的一季;

    鞭竹辞岁,是人的一年。

    只不过,那都是地球的故事;这儿,叫恐星;这儿,不再有萧雨;我,叫唤雨。

    我已经失去了计算日期的能力,因为我无法做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亮了,我需要在那沸腾的江水中与岩浆共舞;天黑了,我则在江水的冰面下与冰锥调情。我只会在精疲力竭的时候才会在岸边坐着小憩,而这个过程当中,也会选择运起龙魂之力,以达到练气的目的。

    这期间,我见过溟泠那闪着青烟的小马车来去了好几趟。

    有时候是溟泠自己来的,她问我是否需要些什么,我说,带几件衣服来吧,都穿烂了。后来她果然定期帮我送来干净的衣物;

    有时候却是溟泠和那橙衣女子,好像叫念心?她们一起来的。念心只是远远地望着我,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于是便真的一句话都没有了;

    听风只来过一次,他和我说,恐王让我安心恢复功力,别的以后再说。

    倒是这天煞的听风,我终于是喊住了他,我说:“别的事情我都可以不问,但是武刚一定要帮我找到,否则就别再来见我了!”

    听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之后他TMD还真的就再也没来见过我了!

    武刚,我的好兄弟,难道我真的害了你吗?你没有龙魂,可以与他人正常交流吗?这危机四伏的恐星,你究竟在哪里?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偏偏要跟过来?!

    想到此处,我怒火中烧,运起龙魂奋力一推,一道直径如同饭桌大小的巨型蓝色光柱顺应射出,直接砸在远处头顶的冰面上,冰面被轰出一个巨大的圆洞。我凝神定气对准那圆洞运力一蹿,下一秒,我已然出现在了江岸边。抬眼一望,天空依旧繁星点点。

    原来之前溟泠所谓的瞬移到马车上,不过是速度较快的一种跳跃罢了。而显然,此刻江面下的冰锥结冻的速度,已经远远跟不上我轰碎它们的速度了……想那白天的修炼现在变得更加轻松,原来我只需要运起龙魂之力,便可以直接在沸水之中任凭那些红色光柱密集地击打在我身上,我可以在完全无伤的情况下轻松待到入夜。我的功力虽然不知已经精进到了何等地步,但是稍微回想一下就可以知道自己过去是有多么的菜了。

    人,就是在不断地否定自我的过程当中才会逐渐完成蜕变。所谓青春,不过是写满了傻×和尴尬的一首诗罢了。

    我是不是已经30多岁了啊?我忽然想到。于是便又跃到岸边,借着星光看那江水中的倒影——还行,基本是老样子。诶?我为什么要怕年华老去,听风之前不是说过,可以借着恐王的法阵,直接回到来恐星前的那一天吗?

    那一天,真的过去了好久啊……久到有的记忆都开始淡忘了。

    我见眼前的江面实在是变得不堪一击了,内心自然也是非常确定,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其实之前的日子里,我在练功的无聊之时也会往更远的地方游去。原来并不是整条江水都是我的道场,我的道场似乎只能绵延数十公里。游着游着,我会感觉白天不再炙热,夜间也不再寒冷;江水中也会出现一些鱼虾和一些没有龙魂的水生恐龙……我想在告别这道场之前,最后再在江水中好好畅游一番!于是收拾好随声行囊,直接在冰面上边跳边飞,不消十分钟,已然在冰面的临界处看到了浩渺涌动的江水!

    我直接从冰面上便高高跃起,然后脑袋朝下纵身往水中一扎,想要开启这临别道场前的最后一游。不想胳膊刚入水中,江面上一阵风浪刮过,随即卷来一个硬物,这硬物不偏不倚,却正好砸在我脑门上,一瞬间,痛得我是眼冒金星,没了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