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谜与梦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躺在甲龙军团临时搭建的营帐内,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更多的是一份憋屈埋在心里吐不出来。

    在离烟的心里,我究竟是一个什么形象?为什么此时此刻明明离我朝思暮想的幸福生活很近,但是一瞬间又好像遥不可及了呢?

    思前想后,我掏出梦境罐子,发现里面的泡泡已然不多了。于是先戳破了一个,进入了梦境。我想和离烟解释,把想说的道理、目前的现状以及我对我们未来的规划都告诉她,无奈我坐在梦境中的江岸边良久,离烟都没有出现,阵阵江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我第一次好奇——为什么梦境里面人还会感觉冷呢?

    也许真正冷的,是心吧……

    “了不得了大鱼!”武刚的一声惊呼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不耐烦地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什么玩意?这么快就到第二天了吗?”

    “不是!”武刚将我一把从地铺上拽起:“你自己看!”

    我睁开双眼,但觉营帐外忽明忽暗,似是天有异象,连忙窜出账外……

    此时此刻,天空中不停释放着五颜六色的闪电,却完全让人无心欣赏它的徇烂多彩。天空中的那个“太阳”此刻亦是失去了先前的光华,显得黯淡无光。

    武刚拐了一下我,压低声音道:“大鱼……那个……咱……怕是等不起了啊!”

    “嗯……”我沉吟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武刚的肩膀:“让碧落准备准备,我们现在跑路!”

    “不是吧!”武刚瞪大了眼睛:“那离烟妹子咋办?”

    我闭上双眼,随即脑海中回想起方才在梦境中苦等离烟的一幕幕,于是摇了摇头:“不等她了。”

    “喂!”武刚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可比你自己都了解你,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别闹,有啥没说明白的去和离烟再讲讲!”

    我一脸疲惫地望向武刚,他一脸坚定地看向我:“赶紧去,我们等你们过来!”

    我和武刚正聊着,却见碧落神色匆忙地跑了过来:“你们在这儿?可算我这顿好找!大鱼哥,那个穿越之门好像出了点问题!”

    什么?我和武刚相视一眼,都是惊恐异常。

    “出什么问题了?”我连忙站定在碧落身前:“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上这些彩色闪电,都在往穿越之门里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刚刚才听三爷说的,你们快去看看吧!”碧落一边说话,一边就张罗来几匹快马,我们不由分说一人一匹,向着穿越之门所在的方向狂奔。

    没等我们走近穿越之门,就能发现天空中翻滚着的五颜六色的闪电,都从不同方向朝着同一个地方密集地劈了下去,不用记路都能猜到穿越之门就在那儿了。行至近处,发现听风和囚石已经率先抵达。

    “恐王!”囚石见我们及时赶到,拧成一团的眉头稍微松弛了一下:“你们看……这可如何是好?”

    眼前,穿越之门内已经被五颜六色的闪电劈得如同烟花绽放一般,异常晃眼的阵法内已经无法分辨最早那一白一蓝两个光点落在何处。

    “恐王!你快给个主意啊!”囚石继续催促。我恼火上头,转身喝道:“别吵了!我有什么办法?”

    囚石长叹一声退至一边,我则双目紧盯着门内,努力查找着之前的两个出口——其实此时此刻我更关心的是穿越之门会不会因此崩溃。毕竟,返回6500万年后的地球此时在我心里比什么都重要。

    “大鱼……”听风缓步走到我身边,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想现在回到未来的地球?”

    我转脸望向听风,满目错愕。

    被发现了?我没表现得很明显吧?我摆了摆手:“不是不是,我这不是找问题呢嘛?如果……”

    “想回去就回去!”听风一语拦下了我:“要跑就现在跑吧,一会那几个陆续赶到,你怕就不会跑得这么轻松了!”

    我大张着嘴巴,一瞬间感觉自己无比渺小。

    听风淡笑一下说道:“我把你带到了这边,送你回去也是我的分内之事。”他环望了一下四周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快去和武刚打个招呼,你们快跑吧!这边的事情,你别管了!”

    我怔怔地点了点头,然后缓步退到了武刚身边:“听风刚才给我递话,让我们现在走。”

    “啊?确定了?”纵然武刚依旧希望我去喊上离烟,但是他抬眼望了望天空中不断往穿越之门内劈下的闪电后,随即一咬牙:“走!”

    于是武刚拉上碧落的手,大步流星地往穿越之门走去——由于此时此刻我们都是凡体肉身,所以当看到门内阵阵彩色电流时,多少有些心有余悸。武刚止住了脚步,缓缓望向碧落:“小落落,咱这一轱辘冲过去不知道咋样,你……别后悔哦!”

    碧落微微一笑:“傻瓜,又说傻话!”

    “得儿得儿……”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竟是玄武巨龟司徒三爷御马而来,由于司徒三爷知晓我们的计划,所以他直接高喊了一句:“鱼龙王!留步!”

    他的一声“留步”,似是一下敲响了囚石的警钟,囚石觉得我们离穿越之门有些过近,连忙一步跟上,将身子挡在了门前,然后他轻哼一声对我说道:“恐王,司徒三爷喊你呢!”

    这老三,怎么这时候来做搅屎棍子!我不耐烦地望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鱼龙王!”司徒三爷几步走了过来:“您当真不管离烟姑娘了?”

    什么意思啊这老三,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不是摆明了暴露我们逃跑的计划吗?我顿了顿,反问道:“老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离烟有她的生存定律,我无法改变!”

    司徒三爷张了张嘴,似是被我的话说得有些不知所云,他愣神片刻后道:“离烟姑娘在蛇颈龙小村昏迷不醒很久了,还一直说着胡话,村民找不到您,才让我给您带话的!”

    “你说什么?”我的身子为之一振,按说我们和离烟分开也就半天不到的功夫,莫不是她回村路上受了风?不得不承认,离烟那块我还是多少有些放不下的。我转身望了武刚一眼,武刚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我身边小声耳语:“你去看看吧不然,就算分了也可以断了个念想。这边这门我觉得有些邪门,再等两天也无妨。”

    我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望了听风和囚石一眼,不再说话,很快便跨上一匹快马,直奔蛇颈龙的栖息地而去……

    沿途之中,彩色闪电变得愈发密集,时不时还会有些滚地雷,燎得混沌界的地面一片焦黑。我的内心烦躁不已,竟不自觉地回想起了天降火雨的那两天。现如今的处境完全比那会儿好不到哪去,一方面躲火似乎比躲电还是能稍微容易一些;另外此时此刻,我的体内已经没有龙魂之石可以为我做任何防护。

    “鱼龙王回来啦!”伴随着一个蛇颈龙小村孩童的呐喊,我在蛇颈龙村民们目光的注视下来到了他们用沙丘垒砌而成的临时的小村。

    “哎呀,鱼龙王,您可来了!”一位老婆婆拉着我的手,我望向她方才想起曾经与她在恐城的新蛇颈龙小村有过一面之缘。这位老婆婆苦口婆心地和我说:“鱼龙王,你可得看看小离烟啊,她爹刚走,这孩子也不容易,做梦一直都在念叨你的名字呐!”

    “嗯嗯,您放心!”我的内心五味杂陈,众村民在一个新垒起的沙丘小包前停住了脚步,老婆婆伸出手指了指屋内,便也不再继续往前。

    离烟这丫头的心思,此时此刻我大概想明白了一些——倘若真是从小在蛇颈龙小村长大,深得邻里的呵护与关怀,那此处的所有人便都是她的家人。即便猛冰不在了,还有那些小弟小妹,还有老婆婆这样的人……

    也许是我有些强人所难了吧!眼前这个小沙包前挂了块帘子,我快步走了过去掀开帘子直接闪入屋内。

    屋中,离烟端坐在床边,对我轻轻报以一笑。

    “大鱼哥,你来啦!”离烟轻轻站了起来:“坐吧!”

    “不是……”我满目错愕地望向离烟:“司徒三爷……和村民都说你昏迷了……我才……”

    “我昏迷了?”离烟顿了顿,似是在听鬼故事一般:“有那么严重吗?我完全没察觉啊……”

    “离烟妹妹!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她的全身随微微抖动了一下:“大鱼哥,你……弄疼我了。”

    “呃……”我缓缓松开自己的手,耐着性子说道:“时至今日,昨天说出那样的话确实是我的不对,可是……你看,现在这天比昨天还要严重,我能有什么办法?!”

    离烟听罢,竟是没有搭理我,而是缓步走到门边,掀开了门帘,抬眼望向天空。

    “你看……”我顺势走到门边指了指天空:“当下情势刻不容缓,今天我们发现,这些闪电都劈向了穿越之门!”

    思及此处,我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一个想法,随即对离烟说道:“也许就是穿越之门惹的祸呢?目前的穿越之门,是时间隧道中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也是一条单行道!你和我们一起回到6500万年后的地球,届时奇点归位,穿越之门关闭,也许这个漏洞就弥补了呢?”

    离烟听罢眼神中忽然流露出一丝欣喜的光芒,但是这光芒转瞬即逝。

    “大鱼哥,谢谢你……”离烟摇了摇头:“谢谢你宽慰我,但是我知道,原因不是这样的。”

    “你知道?!”我一瞬间急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现在为了等你,搞得武刚和碧落都无法回去,他们还一直在等你,这你知道吗?”

    “我……”离烟脸憋得通红:“你们……可以不用等我的……”

    “不用等你?!”我听了更加火冒三丈,几乎是用吼地喊道:“我的口水都快说干了,你明明答应过我一起去地球,为什么时至今日迫在眉睫,你却突然变卦了呢?我……”

    “咔——”天空中又是一记闷雷,一道五彩的闪电瞬间劈在了地上,炸起阵阵沙尘。

    “啊!”离烟一扶额头,身子开始在原地晃悠起来,我见情势不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刚好赶在她软瘫下去之前,一把将她搂住。

    “离烟?离烟!”我晃动着离烟的身子,但是她的双目紧闭,俨然再次陷入了昏迷。

    什么情况啊这到底?!我的脑子乱成一锅粥——是被我吓的?还是被闪电吓的?凭借我对离烟的了解,她虽然胆小,但是不至于如此弱不禁风,况且之前碧落还说过,在刚刚反转天地的那会,离烟还可以站出来安抚其他的百姓……

    离烟的昏迷,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回想起刚进屋时,她的状态全然不像是昏迷许久的人,但是村民和司徒三爷又没有理由骗我……

    我又想起昨天刚到混沌界出口看到的天空异象,当时对空气极其敏感的七星子尚且只是觉得空气稀薄,但是离烟却先倒下了。当时只是以为姑娘身子骨弱,没太当回事,难不成从那时候开始,离烟就已经开始第一次昏迷了吗?

    望着双目紧闭的离烟,任凭我如何掐她的人中以及唤醒她,都无济于事。一瞬间,我无所适从。

    猛然间,我想起了老婆婆之前说的,离烟昏迷时还在喊我的名字。我抽出了随身包袱中的梦境泡泡,顺势戳破了一个。

    我将离烟放倒在了床上,随即躺在了她的身边,缓缓闭上双眼。

    以前,都是你进入我的梦境,为我排忧解难;今天,就让我尝试用这种方法进入你的梦境,看看你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心结吧!

    “哗——哗——”耳畔边逐渐回响起梦境中熟悉的江水声。

    睁开双眼时,我已经立于和离烟每次相会的那块巨石之上。

    离烟,从梦境到现实,从6500万年前到6500万年后,我一定要带你回去,一定!

    我一边对自己说着,一边开始环顾四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