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暴龙公主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哎我说大鱼,那个小妞就是念心么?”武刚吸了吸鼻涕对我说道:“这小妞看着也挺得劲儿啊,要我说你就是艳福不浅不知道珍惜!”武刚坏笑着打趣道。

    “去去去!”我对这破坏气氛的家伙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就你明白道理呗?我白送你要不?”

    “要啊要啊!”武刚舔着嘴唇说道:“我这儿可真是如饥似渴啊!”

    “渴你奶奶个腿儿!”我就这样跟武刚又一句没一句地斗着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念心跟前。众人散去,武刚竟也识趣地立定不跟上了,我又往前挪了几步,在距离念心不到一个手臂的距离时,便憋足了勇气硬着头皮低声说道:“呃……那个……念心,好久不见啊!”

    这一声问候过去,念心竟然无动于衷,既没有搭腔也没有回话。拜托我这人最不擅长跟女人打交道了,要说过去摊煎饼遇到一两个女学生还可以,可眼前这一个英气逼人的暴龙公主却是真真儿的活生生在气场上压倒了我!我缓缓地抬眼望向念心,诶?刚才不还是上扬的柳叶眉搭着传情的丹凤眼么?怎么这一走近的功夫,这念心的眼眶却是微微泛红呢?

    莫不是她对我思念过度,下一秒即将扑进我怀抱?哎呀那还真是有些让人不好意思呢!想及此处,我又赶忙开口道:“念心……那个……我吧……”

    “你个死鱼,还知道回来?看枪!”只见那念心忽然眉心一蹙,右手发力,冲着我胸前是提枪便扎!要不是之前在道场正经练了好几年身法,我还真有可能在这一瞬间被她刺到。由于此时我和她的距离非常近,加上这一招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我已然没有机会再往身后撤步,只能运起龙魂之力抬起左肘便一击,这一击直接将那杆铁枪打飞至半空。念心见我挡下了这一击,便也运起了自己橙红色的龙魂之力,抬起左手结了个剑指,照着我的脑门便点了过来!

    要说念心是暴龙公主,其龙魂之力也委实不容小觑,她这指间上蕴含的内力当真不是普通精兵营里的十夫长百夫长等可以比拟。我见她招招下得都是狠手,也不敢怠慢,连忙向左侧让出半步,转而伸出右手扼住念心的手腕。虽说我可以快速地擒住她,可她毕竟是听风的胞妹,又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所以手指也不敢用力,我只能对念心喊道:“你这丫头,疯了?!”

    只见念心被我擒住手腕后却也不慌不忙,反而是扬起嘴角微微一笑,此时我只觉脑袋上方自上而下一股气劲逼迫而来,原来是方才被我挑飞的铁枪落了下来!我暗道不妙,便又要撤步闪身,谁料那念心忽然爆出一股更强的龙魂之力,楞生将我按在了原地——这姑娘莫不是真的痴傻了吧?这铁枪落下砸在我俩谁身上都会非死即伤,她这么拼地置我们于险境又是作何居心?此刻的我也来不及多想,终于是没了办法,运起全身龙魂之力,周身立刻闪现出淡蓝色的护体神光,这股蓝光直接将我与念心包裹在其中,之后只听“咚!”的一声闷响,那杆铁枪砸在我肩头,然后便弹飞到数米之外去了。

    由于刚才我催动了龙魂的真气,所以此时自然也是力大无穷。纵使暴龙公主龙魂之力再矍铄,此刻双手也终是被我钳制得完全动弹不得。我见念心挣扎了两下便收了龙魂之力,随即也赶紧将自己的龙魂之力压制下来,以免伤到她。在我收回真气的一瞬间,我见念心终于是嘴角上扬露出两排皓齿,“咯咯”地笑了出来。

    搞什么啊?玩命之后的快乐?我见念心笑,也只能傻傻地赔笑:“你要吓死我了念心,这见面礼有点大啊!”我嘴上如此说,内心真实的独白却是:“你个疯婆娘,你咋不上天呢?”

    那念心收住了笑声,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对众将士说道:“来,各位将士,为鱼龙王喝彩!老大好功夫!”说罢伸手一招,那铁枪便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原地弹了起来,然后飞回到了她右手上。念心重新拿起兵刃后,将那枪把儿往地上一杵,然后用枪把儿上下均匀地在地上磕了起来,发起有节奏的“当当当”的脆响。有念心带头,将士们也将兵器跟随着这种节奏敲击在地上,一瞬间,整个兵营内,漫山遍野都传出了均匀而齐声的兵器敲地的声音,场面一度甚是恢宏震撼。

    “大鱼,这是欢迎你呢吧?”武刚这时从一边蹭了过来,然后对念心打招呼道:“嗨妹子,我是他哥们,铁瓷儿!我叫武刚,你可以喊我刚哥,也可以称呼我安庆陈浩南!”

    念心被她忽如其来的这一声弄得愣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武刚一眼,料想应该是我的朋友,便也微笑着友好地向他点了一下头。

    “诶,诶!你好,你好!多多指教啊!”武刚笑道便伸出手要去握,却被我一巴掌打在了手背上,我怒斥道:“人家说了要和你指教吗?就你话多!病还没好不要随便停药,知道不?”

    念心似乎并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只当是哥们之间在开玩笑。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收掉了刚才那份咄咄逼人的锐气,转而用一种温文尔雅的语气说道:“雨哥哥,我真的等你好久了,你……我们进帐再絮吧!”说完便转身往帅帐走去,临入帐门前,她扬起右手又是轻轻一挥,方才那震天动地的欢迎礼便戛然而止,然后她又伸出五指摆了摆手腕,那些将士便各自回归岗位,开始继续他们的操练……

    看来这帮士兵在念心的操练下,真的已经几乎做到的全军合一、整合有素的地步啊!我暗自叹道,然后示意让武刚帐外等候,自己便掀开帐门走了进去。在我临进大帐之前,我回头望了一脸武刚,此刻的他正满脸坏笑地望着我,然后冲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脑子里一定又满是些龌龊之事吧!

    步入帅帐内,这帐篷委实够大,正中一个沙盘上插满了旗帜,有的是红色的旗帜,有的则是蓝色。料想念心平日便是在这儿与众将士排兵布阵的,念心走到了帅帐正中的一把挂着兽骨的主座边,然后对我招手道:“你回来了,这把椅子,应该你坐了!”

    “这个……”我赶忙挥手说道:“你都听听风说了,我不在的日子,鱼龙军团都是在你的操持下仅仅有条。我这个……还是你先坐着吧,不就是一把椅子嘛!”

    “那不一样……”念心凝视着那把帅座喃喃道:“你不知道,当年你坐在这儿,不知指挥将士们打了多少次胜仗呢!”

    我见念心似乎有些失神,多半是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其实对于我这重度失忆者来说,此刻忆往昔未必是一个明智的事情。我赶紧岔开话题,对念心笑道:“那些事儿还总提干啥?对了,刚才你为什么一见面就打我呀!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这些刺激啊!”

    “你……”念心不知为何忽然娇嗔道:“你这样取笑我有意思嘛!几招就把我拿下了,现在又向我卖乖,哼!”

    唉我去,这风向不对啊!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啊!我又赶忙用一种比较严肃的口吻问道:“那刚才……如果我没躲过那一枪,直接被你扎死了,岂不出人命了?”

    “死就死呗!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做我的夫君!”念心依旧站在帅座边抚摸着椅背冲着我莞尔一笑:“不过我知道你能躲过去,你永远是最强的鱼龙王!”

    噗……这可真要了我的亲命了!我暗自叫苦,却也不知再言语些什么。

    后来,念心就开始向我诉说着我不在军中的这些年,她是如何操练士兵的,以及经历了哪些重要的战役。由于没有殿堂级战士坐镇,所以鱼龙军团这些年的战功主要是集中在一些城池的外围的战斗中,一旦涉及到攻城战,或者是需要对阵敌方的殿堂级战士时,一般都会由听风和他的暴龙军团代劳。在说及此处的时候,念心竟然不甘心地一挥拳头说道:“由于缺少了你的存在,每次最后都要靠我大哥才能打跑敌人,真是窝火!”

    “呃……你们不是兄妹嘛!谁拿战功不都一样嘛!”我实在搞不懂这念心为什么好胜心如此之强,以至于和自己的亲大哥都要论个战功的先后。

    “可是鱼龙军团的实力远不及此!”念心轻咬着下嘴唇说道:“你可能觉得我们暴龙生性好斗,但是……我真的是为了你才做了这么多,你想过每次战功都能换来多少犒赏吗?你知道每次将士们都期待可以带回家更多的军饷养家吗?你知道……”念心说道此处,竟然几近哽咽。想来也是,一个女子带领着如此庞大的军团,还要操着成千上万大老爷们衣食住行的心,这是一个壮举,不,应该说是一个奇迹!

    “念心……我……”我见念心倚在沙盘边低着头,肩膀不停地上下抖动,偌大一个沙盘与她纤瘦的身影显得是那么得不搭调。我缓步走到她身边,单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念心,这么多年来……”

    却见念心此刻忽然身子一调转,竟是将脑袋埋入了我的胸口,放声地哭了起来。这哭声中夹杂着委屈、辛劳、哀怨、愤恨等多种情绪,此刻她在我的襟前全身搐动,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帅帐内,织出一幅满是愁绪的网……此时此刻,就连墙上的火把也变得朦胧暗淡了下来。我终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慢慢地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后背上,示以安抚,然后轻声说道:“这么多年来,真是辛苦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