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退守甲龙城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禽龙王,有何不妥?”我上前一步道:“我们是不是可以通知听风了?毕竟……”

    “轰隆!”从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震天的巨响,伴随着这股响动,我顿觉潜藏在身体里的龙魂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共鸣。我抬眼望天边望去,天边泛起了阵阵红晕,那是一种红色的龙魂之气所散发出的气息——这气息,难道是听风?

    “不好!”禽龙王溟涛忽然大叫到:“我们太大意了!中计了!”

    我的大脑此时也在飞速旋转着——那是听风爆出的龙魂之气?莫不是身陷险情迫不得已?他不是说过龙魂之气不能在战场上先手使用,否则容易暴露自身吗?

    “轰隆——轰隆——”又是两声巨响,我和禽龙王同时抬头往天边观瞧,墨绿色、淡蓝色!那不是棘龙王和三角龙王的龙魂之气又是什么?

    “我们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禽龙王大喊一声便飞身上马道:“他们的目标是听风!”然后赶忙策马往回奔。

    禽龙王一语道破天机,众人不禁大骇。我随即也赶紧上马,对武刚喊道:“胖子!蛇颈龙一族就交给你了!照看好大家!”话音未落,便一扬马鞭,马不停蹄地跟上了禽龙王的步伐。

    调虎离山?我一边驾着马儿飞奔,一边在脑海中仔细回想着营救蛇颈龙一族的始末,蹩脚的江边险途、忽然杀出的碧目蟾蜍、复杂的水牢……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只是为了拖延我们在此处营救的时间。而那蟾蜍莫名地怪叫几声,现在想来分明就是在向远方报信,分明就是几声吹响敌军突袭的号角啊!

    此时此刻,我只能祈祷暴龙王听风可以用他那战神一般的功力成功拖住两个敌方殿堂级战士的脚步——他不也曾说过自己可以1V2的吗?

    “轰隆!”又是一声爆鸣,这一声响起后,我和禽龙王溟涛都禁不住紧勒马蹄,呆在了原地——这……难道出现了第四个殿堂级战士?我又向天边望去,却见天边竟然浮现出阵阵黑云——这股龙魂之气是黑色的!是我从未见过的颜色!是敌是友?我缓缓地向禽龙王望去……却见禽龙王的脸上陡然呈现出惨白的颜色!

    “驾!”禽龙王二话不说驾起马便又开始极速飞奔。我暗知情况不妙赶紧跟上,心知此时的听风当真是凶多吉少了——一套周密的计划引开我们,然后连续动用三名殿堂级战士。他们……他们难道是要听风的命吗?

    回奔时我们都是卯足了龙魂之力,不消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便以跑死了两匹马的代价外加轻功的能力回到了大营。此刻远见听风正与另外三人激烈地缠斗在了一起——除了棘龙王由勇和三角龙王江九,还有一个全身冒着黑气,手持一把黑剑的巨人,此人剑法又快又狠,放眼望去的这几秒钟的时间,已经连续两剑刺中了听风的后背,听风大叫了一声便向身后倒去……

    但见此时的听风已经浑身是伤,我军普通将士几乎全军覆没!来晚了!禽龙王双眼含泪,一声怒吼后便催动起全身的龙魂之力,举起双手往天空中一挥,一片淡绿色的青云便出现在了听风身体的上空,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倒地的听风输送治愈的光华。

    此时,那全身黑气的巨人回头发现了我们,竟是咧嘴一笑,用龙魂之力高喊道:“哟!两个没用的家伙回来了?正好,拉你们一起陪葬!”

    他的话音未落,单手已将手中的黑剑掷了过来。那黑剑夹杂着巨大的气劲,半空中打着旋风,如同一团黑色的龙卷风一样照着我和禽龙王便直直地吹来,我也一瞬间将龙魂之力提升到了顶点,在黑旋风到来之前再次架起了淡蓝色的空气墙。为了以防万一,我又用双掌运起冰火双拳,对着那团黑旋风便击去。

    但听得“叮叮叮!”一阵连续的巨响,我的气劲与那团黑旋风进入了一个角力的状态。也便是此时,只听耳边禽龙王高喊一声:“唤雨,躲开!不要硬扛!”我便和禽龙王各自一个侧身翻向两边,此时那团黑旋风终于是攻破了我的防线直直地切入了之前搭建的那空气墙上——无奈那团气墙在这黑旋风面前竟然脆弱地如同豆腐一般,毫无阻挡之力地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那团黑气此时尚未消散便又化为一把巨型黑剑,在原地打了个转后便直直地飞回到了黑色巨人的手中!

    我提升到顶点的龙魂气墙竟是如此不堪一击?这强到离谱的家伙到底是谁?尚未等我回味,却见远处战局中忽然飞入一个巨大的始祖鸟——是阿祖!这灵兽此时也是遍体鳞伤,但它正用最后的气力狠狠地扑向三位殿堂级战士!此时的听风身形在渐渐缩小,阿祖虚晃一招骗过敌人之后,一个俯冲便紧紧抓住了听风,然后昂首便向半空中飞去,之后又照直了向我们飞来!

    “唤雨,跳!”禽龙王一声之后便运起龙魂之力用力一跳,我也紧随其后,几乎是同时的,我们已经翻身跃到了阿祖的后背上。阿祖见众人都已落定,便又猛扑了几下翅膀,向着云中飞去。我们的身后,传来了阵阵狂妄的笑声……

    禽龙王溟涛一言不发,即便逃离了战局,他依旧不停地为听风施以治疗,此时的听风耷拉个脑袋,被阿祖紧紧地抓着,不知是死是活。我望着听风的惨样心如刀绞——这个曾经并不那么讨人喜欢的伪霸道总裁,怎么被打成了这个样子?我算是什么殿堂级战士?我到底有什么作用?

    “阿祖,不要勉强,现在降落,靠着江边!”溟涛发话道,阿祖此时缓缓从空中降下,一阵霓虹闪过,我们四人竟是落在了还在往回赶的武刚、离烟等人的面前!此刻我的内心除了自责,又不禁对溟涛肃然起敬——他一边治疗听风,一边不忘在逃跑过程中观瞧路线,阻止蛇颈龙一族往回赶,这份久经沙场遇事不乱的冷静缜密,当真是避免了悲剧的再度发生!

    且说阿祖刚一落地,身体便也软瘫了下来,我赶忙搀扶住他;听风则被溟涛紧紧地夹住。武刚见状赶忙奔了过来,惊呼道:“这……这怎么了?”武刚望了望我,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又望向禽龙王溟涛,溟涛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说道:“龙鳞湾回不去了,你们随我走,我们退守甲龙城吧!”

    我们走了整整一个白天,在临近傍晚时,终于赶到了甲龙城。甲龙王殷文大开城门,禽龙王带着听风和阿祖先去了甲龙王的府邸;我安顿好了蛇颈龙一族,便也赶着前去与他们汇合。临行时,离烟喊住了我,她眼角微湿,却强打起笑容对我说道:“大鱼哥……一切会好起来的!”

    要说这一路,我几乎一言未发,我能感受到离烟数次想来安慰我,却又默默地走开了。这丫头一定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也真的解释不清楚。此时当真不是谈论儿女私情的时候,我回了她一个苦笑,然后点了点头,便和武刚连忙赶向甲龙王的议事大殿。

    当我们赶到目的地时,偌大一个甲龙王殿中,只有禽龙王溟涛、甲龙王殷文、暴龙王听风和阿祖四人。此时禽龙王正盘腿席地而坐,用双掌一手一人地紧紧地抵住了听风和阿祖的后背。豆大的汗珠从溟涛头上渗出,仔细观瞧,似乎溟涛的嘴角都渗出了点点血迹。

    “喝啊!”溟涛猛一发力,但见一股墨绿色的烟雾从听风和阿祖的头顶上喷出,也就是这一招之后,三人近乎是同时倒地。我和武刚见状急忙前去搀扶……

    “这三人也真是够了!”溟涛第一个开口,虚弱地说道:“疗伤本身并不算难,但江九那老厮的阴毒当真难缠!”

    “咳……多谢岳父大人,保住了我这条残躯……”听风此时竟然醒了,我顿时激动万分地抱住他喊道:“听风,你没事了?”

    听风缓缓地抬头对我挤出了一丝笑容道:“你看我这样……像没事吗?废了……”

    废了?什么意思?

    “阿祖,咳……谢谢你,要不是你挺身救我……”听风又对身边的阿祖说道。

    “主子,是我没用!”阿祖闷声闷气地自责道。

    “哎……”此时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甲龙王殷文开口道:“真是想不到,剑龙王高里都出马了!小风啊,你面对他们三人还能来到此处,当真是捡回一条命啊!”

    “可是我这身体……”听风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长叹一声瘫倒在了地上,我连忙拖起他,示意他不要乱动。

    “敌军下一步的目标定然是甲龙城!”溟涛望着殷文说道:“我目前只能用龙魂之气暂时护住听风的伤势不再恶化,还需带他回禽龙岭详细疗伤。我已差七星子去恐城搬救兵了,殷老爷子,你……”

    却见殷文颤巍巍地伸出自己苍老的手摆了摆答道:“该来的终究会来,禽龙王安心带着暴龙王去疗伤便是。老朽虽然给众人的感觉是不那么好战,但我甲龙一族却也绝非贪生怕死之徒!你就尽快放心地去吧!”

    听风怔怔地望了望殷文,嘴唇动了动,却终究什么话也没说。

    “溟老前辈、殷老爷子!”我拱手说道:“那个剑龙王高里,就是他打伤的听风是吗?若我打赢了他,是不是就比听风厉害了?”

    听风苦笑着指了指我说道:“我看你是真活够了,这时候还要占我便宜!”

    “那剑龙王高里,堪称恐星第一猛将,是一个武痴。鱼龙王千万不要小觑啊!”溟涛一本正经地答道。

    “好啊,那我留下。”我拍了拍甲龙王殷文的肩膀说:“老爷子,你这甲龙城,我与你一起守可好?”

    “还有我!算我一个!”武刚拍了拍胸脯在一边补充道。

    听风已经倒下了,我还在等什么呢?我不也是殿堂级战士吗?

    何妨一搏,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