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救治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一会儿,几人一齐来到了道观后院的一间厢房中。

    宁道尘,也就是那名年轻道士对跟在身后的了尘道长示意了一下。

    了尘道长当即轻点了下头,从一侧的箱子中取出了一口药箱,随后拿出了一套银针来。

    这时,宁道尘又对蓝可盈道:“姑娘,还请你现在坐到床上来,双腿盘着,双手平摊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腰身稍微挺直一些。”

    “哦,好。是这样吗?”

    蓝可盈依言盘坐在了床上,又抬头看向宁道尘问道。

    “嗯,没错。姑娘你就这么坐着,身体放松一些,别乱动就好。”宁道尘应道。

    “好的。”

    蓝可盈当即乖乖的坐着不动。

    一旁的秦沁与那名男子赵洪涛则满是好奇的看着宁道尘,赵洪涛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这时,宁道尘又看了看一旁了尘道长,开口道:“了尘,你去把笔墨纸砚拿过来,我写个方子给你,然后你去准备一下吧,稍后要用。”

    “诶,好的。”

    了尘道长连忙应道,语气和神态都显得有些恭谨。

    这让秦沁忍不住再次瞥了宁道尘和了尘道长一眼。

    刚才宁道尘对了尘道长的称呼她自然也听到了,是直呼其名,而且十分的随意,了尘道长答应得也很自然。

    这不免让她更加的好奇眼前这个看上去年龄似乎比她还要小了几岁的年轻道士究竟是什么人,跟那位已年逾花甲的了尘道长是什么关系。

    她身旁的赵洪涛也有些愕然。

    之前他还以为宁道尘是了尘道长的弟子或者徒孙之类的,毕竟两人的年龄看上去像是这样的关系。

    可是现在看来,很明显并非如此。

    赵洪涛望着宁道尘的眼睛里也不禁透出一丝丝的狐疑和好奇。

    宁道尘和了尘道长并未去在意秦沁与赵洪涛两人的反应。

    得到宁道尘的吩咐后,了尘道长当即将手中刚刚取出的那一套银针放在了床边,随后立即去取了笔墨纸砚过来。

    待了尘道长将纸张在一侧的桌上摊好,并用一块镇纸压着,墨水也倒了一些进砚台后,宁道尘这才走了过去,提笔蘸墨开始在纸张上一阵疾书。

    秦沁带着几分好奇的过去看了一下。

    当她见到宁道尘在纸张上所写的字时,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讶异之色,“好漂亮的毛笔字!当真是字如龙蛇,笔锋遒劲有力。”

    “这水平,完全是大师级别啊,一般人没有几十年的功底,很难达到如此水准!可是这个道士恐怕最多也就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他的书法居然能达到如此深厚的地步,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秦沁忍不住用吃惊的眼神再次看了看还在奋笔疾书着行草的宁道尘,满是惊叹之色。

    她自己也有练过书法,家中各种名家字帖也不少,对于这方面眼力自是不差。是以,看到宁道尘的书法竟有如此高深的造诣,不免感到惊奇。

    一时间,她对宁道尘是愈发的好奇了起来。

    觉得这个小道士实在是很不一般,似乎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环。让她有一种想要一窥究竟的冲动,同时也让她莫名的对这个小道士治好蓝可盈多了几分信心……

    不一会儿,随着宁道尘笔锋一点,终于提笔停下。

    他随手将墨迹未干的纸张递给了等候一旁的了尘道长,继而说道:“你按照上面的方子去准备吧,待会儿等我这边好了后就让人将浴桶抬进来。”

    “好的。”

    了尘道长应诺一声,接过宁道尘递给他的方子便出了厢房去准备。

    待了尘道长走后,秦沁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那个,这位道长,我刚才听你跟了尘道长说,让他稍后让人把浴桶抬进来,难道你刚才开的方子是用来给我妹妹泡药浴的?”

    “嗯,不错。”

    宁道尘轻点了点头,目光扫过盘坐在床榻上的蓝可盈,不由说道:“令妹体内的阴邪之气想要彻底根除还得要辅以药浴配合才行。”

    “哦,原来如此。”

    秦沁恍然,旋即又忍不住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不知道长有几成的把握能治好我妹妹的病?”

    宁道尘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十成!”

    “十成?”

    秦沁微愕,似乎没想到宁道尘给她的回答会是如此的笃定,不禁有些意外。

    这时,宁道尘已经自顾的走到了床榻边。

    他看了看床榻上蓝可盈的状况后,不由伸手在她身上的几处穴位轻按了几下。

    一旁的秦沁与赵洪涛完全看不出宁道尘的这番举动有什么作用,但蓝可盈却感受十分的清晰。

    在宁道尘手指按在她那些穴位处时,她立刻便感觉到似乎有一股温热的暖流顺着宁道尘的手指涌入了她的身体里。

    一瞬间,蓝可盈立刻感觉到自己那偏寒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暖烘烘了起来,就连血液的循环都似乎加快了许多,甚至很快就隐隐有了那么几分要冒汗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的舒服,以至于蓝可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畅的轻吟。

    这让一旁的秦沁怔了一下,不禁带着几分狐疑的仔细看了看蓝可盈。

    “咦……”

    当秦沁的目光落在蓝可盈的额头和脸颊上时,忽然忍不住轻咦了一声,透着几分惊讶和意外。

    只见蓝可盈的额上不知何时已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双颊也泛起了一抹微微的潮红,秦沁的惊讶便是在于此。

    “难道这都是他刚才按那几下的功劳?”

    秦沁心里忍不住好奇的猜测道,眼神不禁往宁道尘身上瞥去一眼,带着几分惊异之色。

    她对蓝可盈的情况非常的了解,不仅身体虚弱发寒,天气只要稍凉一些就会冷得瑟瑟发抖。

    就算裹着厚厚的被子都没多大用处,那种冰冷似乎是从她身体里面,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此外,蓝可盈的身体也很难出汗,就算是烈日炎炎的夏天都是如此。

    可是现在,宁道尘仅仅是在蓝可盈身上轻按了一阵就让她开始发汗,连一直苍白的脸色都变得红润了不少,这实在是让秦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秦沁此刻虽然心中充满疑惑,有很多话想向宁道尘询问。

    不过,这时宁道尘却忽然回头对她和赵洪涛两人提醒道:“待会儿我会开始给她施针,你们在旁边看着就行,不要随便出声打扰,免得她身体紧绷或者是忍不住乱动。”

    听到宁道尘的提醒,秦沁赶紧应了一声:“好,好的,放心吧,我们不会出声打扰的。”

    “嗯。”

    宁道尘没有再多说什么,从一旁的针套中取出了一根银针来,而后就开始在蓝可盈的身上施针……

    不知不觉间,蓝可盈身上已是变得跟刺猬一样,到处都插满了一根根细细的银针,就连头部都被插满。

    那些银针还不住的微颤着,看上去委实有些吓人。

    将最后一根银针也插入对应的穴位后,宁道尘终于轻舒了口气,停了下来。

    随后,宁道尘又盘坐在了蓝可盈对面,将自己的手掌轻按在了蓝可盈的下腹处。

    秦沁见状,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重新闭上了嘴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

    蓝可盈感觉到宁道尘那温热的手掌紧贴着自己的下腹,本就泛红的脸颊上顿时变得更加红润了几分,那双明澈的妙目中隐约的闪过一丝羞意。

    宁道尘并未避讳什么,只是轻声道:“不要紧张,放轻松点,不要去抗拒那一股热流在你身体里流转。”

    蓝可盈没有出声,只是眼神微动了一下,向宁道尘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宁道尘也没再多说什么。

    过了没多久,一旁的秦沁和赵洪涛两人就忽然看到插在蓝可盈身上的那些银针开始冒出了一缕缕的轻烟。

    很快,蓝可盈整个人都被那些烟雾所萦绕,看上去竟有那么几分烟雾缥缈的感觉。

    这让秦沁和赵洪涛一阵愕然,忍不住吃惊的看向宁道尘。

    这一幕对他们而言,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简直就像是老武侠影视剧里的那些武林高手运功疗伤的情景一般,身上居然能冒出烟雾来……

    秦沁和赵洪涛不禁相视了一眼,嘴唇蠕动了几下。

    不过想到刚才宁道尘提醒他们不要出声打扰,于是只好又闭上了嘴巴,只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又静静地看着。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小时过去。

    宁道尘一直保持着右掌按在蓝可盈下腹的动作,而蓝可盈周身的那一根根银针也不断地冒出淡淡的烟雾。

    随着周围那些烟雾越来越浓厚,以至于站在一旁的秦沁和赵洪涛都不禁感到了有那么几分飕飕的凉意。

    要知道现在可是六月份的初夏时节,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

    “怎么回事?我居然感觉有点儿阴冷,难道是因为这些从可盈身体里冒出来的烟雾吗?”

    秦沁微微打了一个寒噤,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的手臂,看着蓝可盈和宁道尘周围缭绕的那些烟雾,心里忍不住暗想道。

    别说秦沁一个女孩子,就连赵洪涛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会儿都感觉身上有点发凉,甚至只穿着短袖露出的手臂上被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本来他是对了尘道长和宁道尘所说的那什么阴邪之气很嗤之以鼻的,但此刻他却不由得开始信了几分。

    不然实在是难以解释为什么从蓝可盈体内冒出的那些烟雾会使得这周围的气温都似乎下降了不少,并且还有一种很阴冷的感觉。

    “难不成还真有什么阴邪之气这种东西?”

    赵洪涛看着宁道尘,心里暗暗地想道,对于以往的一些认知也不禁开始有些动摇。

    就在这时,宁道尘忽然从蓝可盈的下腹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他轻呼了口气后,扫了眼周围缭绕的那些烟雾,微皱了皱眉。

    旋即只见他张手一招,他的手掌就好似一个抽风机似的,一下子把周围的那些烟雾都给吸了过去,凝成了一团。

    而后,宁道尘反手一握,将吸入手心的那一团烟雾握在了手中,接着一股力量突然自他的掌心涌出,完全不着痕迹的就将那团烟雾湮灭……

    一旁的秦沁和赵洪涛看到这一幕,两人再次一阵惊愕,甚至带着几分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

    完全不明白宁道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把那些烟雾给吸到手掌中……

    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完全超出了他们两人的认知范畴。

    秦沁看向宁道尘的目光也不禁变得更加的充满好奇起来。

    宁道尘没有在意秦沁和赵洪涛两人脸上的异色,自顾从床榻下来后,便对两人道:“她体内的那股阴邪之气已经基本被抽离出来了,待会儿再让她泡一个小时的药浴,就可以彻底根除体内残留的那些阴邪之气。”

    在宁道尘说话间,蓝可盈身上的那些银针的确已经不怎么再往外冒烟,只剩下十分淡薄的一丝丝散溢出来……

    听到宁道尘的话,秦沁也顾不得去惊奇刚才宁道尘的那一番作为,心中抑制不住一阵惊喜,激动的颤声道:“真、真的吗?谢谢,谢谢你!”

    宁道尘微笑着对她摆了摆手,轻声道:“我先让人把准备好的药浴抬进来,稍后再帮令妹取下身上的银针。”

    说完,宁道尘走到门口,对不远处的一名清泉观弟子招了招手,让他去通知了尘道长将药浴给抬过来。

    过了片刻,了尘道长便带着两名道士抬着一个热气腾腾,散发着一股浓郁药味的浴桶走了进来。

    宁道尘见状,随手指了下旁边,道:“把浴桶就放在这吧。”

    “好的。”

    了尘道长应道,立即吩咐两个道士将浴桶放下。

    放下浴桶后,那两名抬浴桶进来的道士对着宁道尘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这才转身退出去。

    这时,宁道尘看了看床榻上的蓝可盈,见她身上那些银针已完全没有阴邪之气再溢出,于是走了上前,开口道:“姑娘,我现在帮你把身上的这些银针取下来,你先别动。”

    蓝可盈从鼻间轻‘嗯’了一声,一动不动的继续坐着。

    宁道尘当即动手将蓝可盈身上的那些银针一根根取下。

    待蓝可盈身上最后一根银针也取出后,宁道尘不由说道:“好了,姑娘你可以动了。”

    “待会儿你自己进这浴桶内泡着,大概需要泡一个小时左右,记住,除了颈部以上之外,整个身体都要全部泡进药浴里。”

    “另外,这药浴稍微有些烫,你泡在里面可能会有些难受,但要忍住,知道吗。”

    听到宁道尘的话,蓝可盈微松了口气,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臂,连忙轻声应道:“好的,谢谢!”

    蓝可盈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

    她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明显比之前好了太多,几乎感觉不到原先的那种阴冷的寒意。

    虽然她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自己的病症是否真的已经被宁道尘根治,但至少这已经是她这么多年就医以来,效果最好,感受最显著的一次!

    再加上之前那神奇的感受,蓝可盈有理由相信自己这一次或许真的治好了身上的怪病!

    听到蓝可盈的道谢,宁道尘对她微笑了笑,随即转身对其他人道:“行了,咱们出去吧。这位姑娘,就劳烦你在这里照顾着她一下。”

    “记住我刚才说的,就算她自己有些忍耐不住,你也一定要让她整个身体都泡在药浴中。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就随时叫我,我就在外面等着。”

    听到宁道尘的吩咐,秦沁连忙应道:“好的,我会的。谢谢您!”

    秦沁也同样看出蓝可盈现在的状态比之前好了太多,已经完全看不出什么病态,是以语气中也满是对宁道尘的感激。

    “嗯。”

    宁道尘轻点了下头,当即示意赵洪涛一起出去。至于了尘道长倒是不需要他示意就知道该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