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质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老道士的一番话,让秦沁与蓝可盈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一抹浓浓的失望之色。

    秦沁还是心有不甘的问道:“道长,难道……我妹妹的这病情就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医治了吗?”

    老道士正要开口,这时,那名男子却忽然忍不住撇着嘴,带着几分不屑的道:“什么鬼的阴邪侵体,怕不是根本就没什么真本事,所以才用这些玄乎骗鬼的说辞来搪塞吧。”

    “这些说辞跟那些天桥下摆摊的江湖骗子有什么区别?嘁,阿沁,我早就跟你说了,这些什么道士的,根本就不可信,你还偏要听信那个姓王的话,带着可盈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求医。”

    听到男子的话,秦沁瞥了他一眼,微皱了下眉。

    她心里其实也稍稍有点儿动摇,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忽悠了,不应该让身体本就不好的蓝可盈这么辛苦的跑来这里求医,还爬了那么高的山。

    不过,秦沁多少还是带着几分希冀的望着老道士。

    反倒是蓝可盈看得更开一些,这样的情况她早已经历了不知多少次,虽然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失望,但这也是她之前就有所预料到的,也谈不上多么的失落吧。

    “沁姐,没关系的。我这病要是能治好的话,这么多年看了那么多国内外的名医,也早就该治好了。既然这位道长也没法医治,那咱们就回去吧。”

    蓝可盈看了看秦沁,柔声说道。

    “唉……”

    秦沁默默地叹了口气,正要起身向老道士告辞,不想这时老道士却轻摆了下手,带着一丝微笑道:“几位施主也不必这么失望。”

    “虽然贫道对于这位姑娘的病症的确是无能为力,不过,倒也不是真的就无人可医。”

    嗯?

    老道士的话让本已经不抱希望,准备失望离开的秦沁和蓝可盈一怔,不约而同的朝他望去。

    “道长,您的意思是……”

    秦沁有些紧张的盯着老道士,忍不住追问。

    蓝可盈也望着老道士,那双妙目中不禁重新泛起了一丝丝的希冀之色。

    老道士微微一笑,道:“几位请稍等片刻,贫道去去就来。”

    “好!”

    秦沁立即应道,忐忑之余,也同样重新露出几分希望的神采。

    既然老道士没有把话说死,言辞中更是隐约表明这里似乎还真有人能治好蓝可盈的病,秦沁自然保留了几分期待。

    老道士对秦沁和蓝可盈示意了一下,旋即便起身走出了大殿……

    待老道士离开后,那名男子却是忍不住说道:“阿沁,你还真相信那个老道士的话继续在这等他?他都已经说了自己治不好可盈的病了,咱们还在这干等着干嘛?”

    秦沁瞥了他一眼,有些不快道:“你要这么急着想回去可以自己先走的,又没有逼你来,是你自己硬要跟来。”

    男子撇了下嘴,嘟囔道:“我这不是怕你和可盈被人给骗了吗。”

    “哼。”

    秦沁轻哼了一声,没有再去理会男子,而是对蓝可盈道:“可盈,咱们就在这等一下那位道长,既然刚才他那么说,或许这里真有什么人能治好你的病呢。”

    “嗯。沁姐,为了我这事,真的是麻烦你了。”

    蓝可盈轻点了下头。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那名老道士终于走回了大殿,与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名看上去大约二十岁上下的青年。

    青年身上同样穿着一袭道袍,头顶束着道髻,面容清秀俊逸,眉宇间透着一种平和洒脱之感。

    虽看着年轻,却有着似乎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内敛,甚至隐隐有那么几分出尘飘逸的气质……

    步入大殿后,老道士对着青年欠了欠身,接着往蓝可盈瞥了一眼。

    见状,青年不由对着老道士微微颔首,目光随之落在了蓝可盈的身上,稍稍打量了一番。

    坐在大殿内的秦沁与蓝可盈三人看着青年与老道士之间的眼神交流,不由相视了一眼,继而纷纷好奇的打量着那名年轻道士。

    这时,年轻道士从蓝可盈身上收回了目光,继而迈步走了过去,在蓝可盈身旁,也就是老道士之前所坐的那个蒲团坐了下来。

    并开口道:“姑娘,能把你的手伸出来让我把一下脉吗?”

    年轻道士的声音十分的舒缓轻柔,带着一种微沉的磁性,听着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十分的舒服,极具亲和力,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亲近与好感,不由自主的便顺从他的话。

    “好的。”

    蓝可盈柔柔的应了一声,当即将自己的右手伸出。

    年轻道士轻点了下头,接着将手指搭在了蓝可盈的腕部。

    与此同时,那名老道士却是自觉的走到了青年的身侧站着。

    看到这一幕,秦沁留意着那名年轻道士之余,也不禁瞥了眼老道士,心下略感惊诧和好奇。

    那老道士给她的感觉好像对那个青年的态度中透着一种恭敬的意味,在那年轻道士面前,他似乎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而年轻道士对此也显得理所当然一般。

    否则,那年轻道士也不会直接就坐到之前老道士所坐的那个蒲团上,而老道士却很自然的站到了青年的身侧,甚至都没有到其他位置坐下。

    虽然觉得怪异,不过秦沁倒是也没有去多想,她眼下更关心的还是年轻道士是否能有办法可以治好蓝可盈。

    正在秦沁仔细注意着年轻道士神色变化的时候,对方很快就松开了蓝可盈的手腕。

    他的神情跟之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是那般平静淡然,有些几分不着烟火的感觉,这让秦沁完全看不出什么来。

    未等秦沁和蓝可盈开口询问,年轻道士已是缓缓说道:“姑娘,你的情况,我已知晓。”

    “你的病症的确是因阴邪之气所至,你体内的那股阴邪之气应该是在你还很小的时候就已侵入你体内。”

    “这么多年下来,早已与你自身的气血纠缠到了一起。想要将那股阴邪之气从你的气血中分离,并驱除身体的确是有些麻烦。”

    “这就好像一个茧子,想要抽丝剥茧的话,是一个十分细致的活儿,并不那么容易。”

    闻言,秦沁顿时按捺不住,急声问道:“这位……这位道长,那你可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妹妹的病吗?”

    蓝可盈也不禁期望的望着年轻道士。

    只有那名男子显然是不太相信这个年轻的道士能有什么办法,自顾在那撇着嘴,用眼睛斜睨着对方,神情透着一丝轻蔑。

    年轻道士似乎对男子的反应有所察觉,瞥了他一眼,不过却也并未说什么。

    只是对秦沁与蓝可盈微笑着轻点了下头,道:“虽然有些麻烦,不过倒也算不上什么太难的病症。”

    年轻道士的话音落下后,秦沁和蓝可盈都怔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

    “真、真的?!”

    秦沁犹自还有些不敢相信,睁大了眼睛望着年轻道士,忍不住颤声叫道,神情中透着一股喜出望外的激动。

    蓝可盈同样如此,那双如水的妙目倏然一亮,惊喜之余,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们俩其实都已不抱什么希望,毕竟刚才那位老道士都说自己束手无策,她们是不太相信这么年轻,看上去完全像是那老道士徒子徒孙的这个年轻道士能有什么办法。

    毕竟这年轻道士实在是太年轻了。

    可是年轻道士的回答却大大的出乎她们的意料。

    就连那名男子都忍不住有些吃惊的抬头看了年轻道士一眼。

    他原以为这个年轻道士肯定也会说出一番跟刚才那老道士一般的话来,或者是扯一些其他玄乎的说辞来忽悠人,却没想到年轻道士竟会如此笃定的给了一个确切答复。

    不过,男子稍一想后,还是觉得这个年轻道士恐怕是故意这么说,在忽悠秦沁和蓝可盈,好方便之后骗钱。

    于是忍不住说道:“你确定你能治好可盈的病?连你的师父还是师祖刚才可都说了他无能为力的,可别不是故意这么说为了骗钱吧?”

    年轻道士瞥了男子一眼,并未动怒,只是很平和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清泉观虽然会为前来求医问诊的病人治病,不过我们从未以此作为赚钱的手段。”

    “只是本着作为一名医者的医德为那些病人解除病痛。所用的药材,除了一些是我们自己在这王屋山中采摘的外,其余那些我们这里没有的药材,也通常都是让病人自行到药房去抓药。”

    “诊金方面,也都是让病人看着给一些便好。”

    “当然,若是你们信不过我们的医术,那我们也不会强求,几位施主可自行决定需不需要我们救治。”

    在年轻道士说完后,站在他身侧的老道士并未出声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

    而听到年轻道士的话,本来心里也稍稍有点儿迟疑的秦沁不由瞪了同行的男子一眼,怪他乱说话。

    随后又急忙说道:“这位道长,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个同伴就是嘴比较欠,不过他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在这里代他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介意。”

    年轻道士微笑了笑,道:“姑娘客气了,几位大概也是已经求诊问医了许多医者,可能也碰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有此戒心不足为奇。”

    “我还是那句话,几位若是决定需要我施救的话,那我就出手帮这位姑娘将她体内的那些阴邪之气抽离出来,若是不需要,几位也可自便。”

    “要!当然需要!还请小道长出手为我妹妹进行救治。”

    秦沁毫不犹豫的道。不管对方是否真的能治好可盈的病,既然对方如此笃定的说有办法,那么试试总归无妨。

    至于花钱……这不在秦沁的考虑之列,只要能治好可盈的病,就算花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年轻道士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蓝可盈。

    蓝可盈见状,连忙点了点头,声音十分轻柔的说道:“麻烦你了。”

    “嗯,既然你们决定要我救治,那就请随我到后院的厢房来吧。”年轻道士起身说道。

    “好!”

    蓝可盈和秦沁连忙跟着起身。

    那名男子虽然还是不太相信那个年轻道士的话,但见蓝可盈和秦沁都已起身,于是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