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求医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王屋山,乃是华夏古代九大名山之一,亦是道教十大洞天之首,山势巍峨,林木繁茂,多有道观庙宇。

    其名一谓‘山中有洞,深不可入,洞中如王者之宫。’一谓‘山有三重,其状如屋!’

    相传上古为轩辕氏黄帝祈天之所,名曰‘天坛’!

    可谓自古以来便是华夏名山胜地之一。

    ——

    王屋山一侧的崎岖山道中,一男两女有些步履艰难的攀爬着。

    三人额上都满是汗水,气喘吁吁。尤其是其中一名妙龄女子更是面色微白,嘴唇干涩并泛着一丝丝的青紫,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她身旁另一名年龄稍长的女子搀扶着她的手臂,女子抬臂擦了一下双鬓沁出的汗水后,不由抬头望了眼上方一座依稀在望的宫庙。

    随后转过头对妙龄女子道:“可盈,还有一会儿咱们就到‘清泉观’了,你还撑得住吗?要不咱们先歇一会儿再继续?”

    妙龄女子微喘了口气,同样抬头望了眼已经不远的那座道观,旋即轻摇了摇头,坚持道:“沁姐,不用,我可以的。”

    说完,女子当即强撑着身体继续往上走。

    被称作‘沁姐’的女子见状,连忙扶着她,并回头瞪了眼身后的那名男子,道:“你没长眼睛吗?还不赶紧过来扶着可盈一下!”

    被秦沁那么一瞪,男子赶紧上前扶住了蓝可盈的另一边,嘴上忍不住说道:“阿沁,你还真的相信那个姓王的所说的那些话?”

    “可盈都已经去看过无数的医生,不管是国内的知名中医大师还是国外的医学专家都对可盈的病情束手无策。”

    “难不成姓王的说的那个老道士还能比国内外那么多名医都厉害,真能治好可盈的病?”

    秦沁瞥了他一眼,脸色一冷,没好气道:“你以为我就只是听了那个姓王的一面之词就带着可盈不辞辛劳的跑到这里来求医?”

    “哼,我之前就已经让人来仔细的打听过了,姓王的所说的那位‘了尘道长’的确是远近闻名的神医!”

    “这附近的村民但凡有什么疑难杂症,甚至是一些已经被医院确诊为不治之症的,前来向那位了尘道长求医,都被他给治愈了。”

    “而且,那位了尘道长在这清泉观中已经有好几十年!几十年下来,那位了尘道长的神医之名是愈发的响亮,可见人家至少是有真本事的,而不是什么江湖骗子之类的庸医!”

    “你又怎么知道那位了尘道长的医术不会比那些什么名医更厉害?说不定他真的能治好可盈的病呢?”

    听到秦沁的话,男子不由撇了撇嘴。

    显然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连国内外各种知名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症,那位什么了尘道长能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愈。

    不过,这话他倒是不敢在秦沁面前说出来,尤其是蓝可盈还就在旁边。

    秦沁一眼就看穿了男子心里所想,不由冲他哼了一声,道:“你少跟这胡咧咧,再废话信不信我一脚踹死你!”

    男子脖子一缩,不敢再吭声。

    蓝可盈见状,有些无奈,再次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那座道观,心里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她的心情挺复杂的,既期望着这一次真的有希望能够治好自己的病,可同时又担心这又是一次失望的求医……

    这些年来,这样的情况她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以至于自己心里都已经不敢再对治好病症抱有什么希望。

    害怕希望越大,失望则越大……

    秦沁看着蓝可盈脸上的神情,不禁狠狠瞪了男子一眼,怪他刚才乱说话。

    不过,她其实又何尝不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带着蓝可盈不远千里的前来求医?

    想到自己这个苦命的妹妹的病情,秦沁心里也忍不住一阵叹息,“希望这一次那位道长真的能治好可盈的病吧,不然,哎……”

    已经并不长的一段山路,三人足足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终于到了位于山腰的那座‘清泉观’前。

    一走上来,蓝可盈便撑着自己的膝盖,一阵喘气,神色显得十分疲惫。

    秦沁连忙扶着她在一旁的石头上坐着,道:“可盈,稍微休息一下,缓口气咱们再进去道观吧。”

    这次蓝可盈没有再坚持,轻点了下头后,气息微喘的应道:“好的,沁姐。”

    三人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待蓝可盈的气息终于逐渐舒缓下来,这才一起走到了前方那座道观门口。

    秦沁让蓝可盈在一旁待着,自己则上前去敲了敲门。

    等了片刻,道观大门终于‘嘎吱’一声打开。

    一名大约十六七岁,还有些青涩的小道士好奇的看了看站在门外的秦沁几人,旋即问道:“不知道几位施主有何贵干?”

    闻言,秦沁连忙道:“这位小道长好,请问你们观中可有一位‘了尘道长’?”

    听到秦沁的询问,那名小道士当即轻点了下头,应道:“了尘道长正是小道师祖,不知几位找师祖可是有什么事?”

    确认没有找错地方后,秦沁微松了口气,立即回道:“小道长,我们是来求医的。”

    “听说了尘道长医术超群,乃是远近闻名的神医,是以我们不远千里的赶来求医。希望小道长能为我们引荐一下了尘道长,不知道方不方便?”

    小道士看了看秦沁后,目光不由落在了她身后的蓝可盈和那名男子身上。

    最终仔细打量了蓝可盈几眼,随即轻点了下头,“原来是来求医的。烦请几位施主在此稍待片刻,我这就去禀告师祖。”

    “好,好,那就麻烦小道长了!”

    秦沁感激道。

    小道士应了声后,便转身去通禀。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小道士终于重新走了回来,拉开了大门后,对秦沁三人道:“几位施主里边请吧。师祖他老人家已经在大殿中等候几位。”

    “诶,多谢小道长!”

    秦沁连忙道谢了一声,当即扶着蓝可盈一起走进了道观内。

    在那名小道士的引领下,几人很快来到了一座颇有年月的大殿前。小道士朝着大殿中对秦沁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状,秦沁三人相继步入大殿,目光一扫,很快就落在了大殿正中央,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的老道士身上。

    那名老道士须发皆已花白,看上去应该有六七十岁上下了,身上穿着一袭宽松的道袍,手中捏着一柄拂尘。

    见到秦沁三人进来,老道士不由轻摆了一下拂尘,对三人道:“三位施主请坐。”

    闻言,秦沁三人连忙微微欠身,道:“谢过道长!”

    旋即,三人依次坐在了老道士一侧的几个蒲团上。

    坐下后,秦沁正要开口,那老道士已说道:“几位施主的来意贫道已经知晓。既是来求医的,本着医者仁心,贫道自是竭尽所能的施救……”

    说到这,老道士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蓝可盈的身上,对她一阵仔细的打量。

    而此时,秦沁则连忙道谢:“多谢道长!”

    老道士轻‘嗯’了声,继而说道:“今次来求医的,当是这位姑娘吧?”

    见老道士望着蓝可盈,秦沁立即应道:“是的,还请道长务必尽力救治我这个妹妹。不论需要用到什么药,只要能够对我妹妹的病情有所帮助,道长尽管用,花费方面,道长不用担心。”

    老道士闻言,只是轻摆了摆手,道:“这个不急。从面相、气色上看,这位小姑娘的病情似乎并不那么简单,待我为她细细诊脉过后再说。”

    “好,好,那就有劳道长了!”

    秦沁道。

    老道士轻点了下头,旋即冲蓝可盈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见状,蓝可盈不由看了眼身旁的秦沁,随即这才盈盈起身,走到了老道士近前。

    这时,老道士随手指了下身旁的蒲团,示意她坐下,并道:“还请姑娘把你的手伸出来。”

    “嗯。”

    蓝可盈以前也接受过许多中医师的诊治,是以对于诊脉并不陌生,将右手伸出后,便平摊在自己的腿上。

    老道士当即伸手搭在了蓝可盈的手腕脉搏处,细细的诊断了起来。

    见状,蓝可盈和秦沁都不由带着几分紧张的注意着老道士的神情变化,那名男子则显得稍有些漫不经心,注意更多的倒是在四下打量着这座大殿。

    “咦……”

    这时,老道士忽然轻咦了一声,脸上微露出几分异色,继而皱了下眉,口中不自觉的低语了一声:“果然!”

    旋即,老道又抬头仔细看了眼蓝可盈的面色,神情稍有些沉凝。

    看到老道士的反应,蓝可盈与秦沁都不禁心头一紧。

    “道长,怎么样,您可有把握能治好我妹妹的病症?”秦沁忍不住开口问道。

    蓝可盈虽然没有出声,但神情也是带着几分紧张的盯着老道士,轻咬着嘴唇,连呼吸都不自觉的稍稍急促了几分。

    老道士松开了蓝可盈的手腕,他轻呼了口气后,摇了摇头:“虽然我已找到了病因,但以贫道之能……要治愈令妹尚还力有未逮。”

    “令妹这并非寻常的病症,而是阴邪侵体,并且侵入令妹体内的那一股阴邪之气已经有不下十年之久,早已与令妹的气血纠缠糅杂在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