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甜蜜小说网!

138 悲催的吴氏

小说:《农家小泼妇》 作者:尘心仙子 直达底部

                柳二郎顿时就傻了眼,气喘吁吁的看着柳大郎带着全家就要回房了              牛春花此时心里大骂柳二郎真的是个蠢货,你瞧瞧现在倒好,如今是钱没捞着,反而惹了一身腥,自己当初真的瞎了眼才会嫁给他,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啊              牛春花眼见如今这钱是捞不着了,便横在上房门口,杏眼圆瞪娇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莫不是还要回房偷东西”              牛春花这好狠啊,看这样子是要准备赶尽杀绝么?最毒妇人心啊!柳飘飘此时眯起眼,然后咬紧了腮邦子,她此时是真的恨不能说上一两句,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的年纪和尴尬的身份摆在这里儿,所以她只能忍着不出声              朱金花此时深吸了口气,想着自己准备回房都被牛春花这般侮辱,想不到曾经的家人,这个原本任自己欺凌的弟媳,如今居然这般恶毒,所以哪怕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这一向本就泼辣的朱金花,所以当即怒吼一声道:“牛春花你这个贱骨头,还不给老娘滚开,你若再拦我,我便一脚踢死你,大不了我一命填一命,哼”              哎呦喂,朱金花真是?说的好啊,当真以为泥人就好拿捏了吗?当真就以为良善之人,就可以任人欺凌了么?更何况那朱金花本就是个泼辣货,所以柳飘飘此时虽不能说话,可眼下,也忍不住的拍起手来了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推荐一本好的小说--逐裂战痕录              想不到?她这一拍手,门外看热闹的众乡亲们也跟着拍起手来,肖禄米的娘亲肖氏,更是极为仗义的拍着手,开口道:“哎呦喂!当真是说的好啊。古语有云这好人怕坏人,坏人怕泼妇,想不到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无耻这么坏的人,朱金花你就尽管泼辣一点儿尽管的进去,要是他们敢有所阻拦,众乡亲们你们说到时候咋办啊?”              今天柳家人都是个什么样的嘴脸。在座的众人真的是看了个真真切切的。所以什么样的人善良,什么的样人无耻,什么样的人卑鄙。如今看了这场笑剧的大家全部都看在眼里,再加上平时柳飘飘的为人,还有这次柳二郎牛春花等人的作为,所以此时众人立马围了上来:“打她啊?你说这坏人都欺负好人了。咱们要是不帮了,这天岂不是都要黑了。”              牛春花不禁倒抽了口气。虽然眼里瞬间闪过一丝丝后悔的胆怯,但是本性又不肯服输,因此自个儿往前一挺,便往朱金花的面前凑。嚷嚷道:“好呀!好啊!好你个朱金花,你踢啊,踢死我啊。你有能耐便踢死我,否则你就别想进这条门。”既然两人已经撕破了脸。所以她还怕些什么              朱金花顿时就被气的脸色铁青,此时那柳大郎正准备上前帮忙,就听到那肖氏冷笑道:“哎呦哟,这是做啥子啊!真不愧是那吴老太婆的好儿媳哟,大家伙说是不是啊!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莫非你当真以为我们拿你没辙了是吧?我说乡亲们啊,快点上来搭把手,把这碍事儿的玩意儿给她架开,只要咱们不伤着他,到时候她要是敢装,咱们就去给她请大夫来,然后上衙门里告她讹诈骗人钱财。”              肖氏本就口齿伶俐为人聪明通透,虽然这话虽说的快,但是思路清晰,条条是道,而且咬字还极为清楚              此时众人大笑,看热闹的乡亲们中不乏有些跟肖氏感情好的乡里乡亲大婶大娘们,所以当下便真的卷起了袖子大步一跨的走了过来              牛春花此时眼见着自己大势已去,当下就紧咬着下唇思量了一会儿,然后便一个转身匆匆的跑回了西屋,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而那柳二郎拿着扁担一时之间,弄得这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然后面对着众位乡亲们的鄙夷目光,此时他已经是满心的后悔苦不能言啊,而在心里也是放开了大骂牛春花,要不是她自作主张,怎会弄得自己丢尽脸面,这样让他以后还怎么在涌泉村见人啊!到时候出去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柳大郎柳二郎这边总算是不用再担心啥的了,柳飘飘便把目光放到吴氏哪儿,毕竟这才是今天自己的主要目标啊              就见此时吴氏躺在地上已经被宋大娘画的满脸都是鬼画符的样子,那红红的朱砂已经糊了一脸,兴许是朱砂的冰凉和味道将吴氏硬生生的弄了醒来。听着宋大娘拿着招魂铃在耳边不断的摇晃着,吵得她的头痛的要死烦的要是,可是嘴上又被那破烂玩意儿塞着让她只能两眼瞠圆了死死的瞪着宋大娘,那目光那表情宛如要吃人一般              宋大娘看了冷笑,淡然道:“吴氏你可别瞪我,我这是在耗费灵气的在救你,你如今是被邪魔阴鬼缠身。若是不赶紧驱除。到时候恐怕你的阳气就要给阴鬼吸光了,只怕你就可得要赔上性命,所以你得要感谢我。懂吗?”              吴氏听后顿时就翻了个白眼,心中的一口气怎么也提不上来,直道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柳飘飘此时看的心里直乐,可是又不想不出声就这样让吴氏太爽。怎么自己也要好好的气气她才行,所以此时脸上又不得不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疑惑的问着身边的黄婶子道:“婶子啊。你看看吴氏好像没有中邪呢,你看看她这是不是想要说话啊。”              本来还头昏眼花的吴氏猛不丁点儿的听到这话,当下也不管是谁说的,赶紧就睁大了眼睛。猛的开始点头,示意她说的对,表示她没又中邪。用不着喝那香炉灰加符水              正在忙碌的宋大娘一听有人怀疑她的本事,顿时就回过头。便狠狠的瞪了眼柳飘飘,道:“你一个小娃娃的懂个啥子,你瞅瞅现在她的眼里都冒上青丝了,这耳后也有了青丝,这不就是中了邪,着了道的表现么,这咋滴说那也曾经是你的奶奶,难道你就想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这阴鬼邪魔吸光了阳气送了命么?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不要乱说啊。”              “这样啊,那大娘你可一定要‘好好’的驱魔逐妖(⊙o⊙)哦,一定要把吴氏身上的邪魔阴鬼弄掉(⊙o⊙)哦,时间长点钱要花的多点儿都不是问题(⊙o⊙)哦,一切都算我的”柳飘飘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又做出一副苦口婆心我是为你好的表情语气嘱咐道,还特地的在‘好好’加重了语气,而且最后还特地的点了一下‘时间长点钱多点都没关系’相信这宋大娘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明白的              果不其然,宋大娘笑了笑就接道:“一定一定,老婆子我一定好好的将吴氏伺候好了,只不过这钱到时候就或许要多点儿可”              “好的好的,一定给”柳飘飘点头道,然后对着宋大娘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此时众人都忽略了两人之间的对话,只是一听都有青丝了,都瞬间害怕了,吓得当下没人敢靠近,心里想着,还真中邪了啊,不过那柳飘飘丫头还真是个好的,居然这个时候还关心着吴氏,还说钱多点没事儿都算她的,这等心胸可真是开阔啊,真是个真心待人好的丫头啊              柳二郎此时听着也深信不疑,虽然纷纷拿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柳飘飘,但也终究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在农村,从很早以前就流传下来,尤其是小孩,说是眼睛里有青丝,耳后也有青丝,那就是十之*的就是撞了邪,必须要守惊叫魂的。              宋大娘此时看到所有人都慌了,这才不慌不忙的将那一沓的黄纸摆好,然后回头看向柳二郎,道:“你娘叫什么?”              柳二郎急喘了两口气,这才回神答道:“我娘姓吴名黑妞,夫姓柳。”              柳飘飘一听不禁顿时就“噗呲”笑了出来,幸好笑的不太大声,没有被人发现,否则就尴尬了,不过还是在心里暗暗乐呵道:吴黑妞,啊哈哈,真是太搞笑了,黑妞哈哈哈              宋大娘听了这才在嘴里嘀嘀咕咕的念了一窜好像咒语的东西,反正也没人听得懂她在念些什么,只感觉到她很深不可测的样子              柳飘飘心道那青丝不过是太多激动所以才导致的充血,所以血管才会凸显出来,不过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反正倒霉的还是吴氏,自己就这样看着戏何乐而不为呢,想着忍着笑瞄了眼,看着吗那黄纸上真的是画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当真是鬼画符啊              “柳吴氏,我现在就拿掉你嘴里的东西,若你此刻还清醒,那么便回答我一声,若是不清醒,那就不要怪我用香烫那阴鬼邪魔了,你可听明白了。”宋大娘在一边儿点了香,看着那红闪闪的火光,真是叫人看的心里发怵,不禁都心想要是让这香火烫在了身上,恐怕马滋味可不好受啊              吴氏此时想着想不到自己到老了还碰到这种糟心事儿,真是让自己心里憋屈的眼泪直流啊,而且再看着吹干众人全都是一个趋之若鹜的样子,便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听话,只怕到时候就要吃更大的苦头了,反正不管咋滴到头来吃苦头的都是自己啊!所以便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只见宋大娘扯掉了吴氏嘴里的裹尿布,那吴氏第一反应便是想要张嘴说:我没中邪,就看到那宋大娘此时正高举着的那柱香,立马就将口中的话咽了回来,然后失声痛哭的乖乖闭上了嘴              又开始凑数字模式              对不起(⊙o⊙)哦亲爱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不代表本站立场。